2011年7月15日 星期五

《年中徵文》夜

如果我說我沒有公開挑逗或者被挑逗的經驗或許難以被置信,但我向來都是個愛打嘴炮實際上卻極為俗辣的女人;我常常用言語把對方哄的一愣一愣後,卻又在緊要關頭溜走。

我承認我是俗辣。不過歐洲生活一趟回來,似乎又讓我覺得有些長進。

兩個禮拜前和一票朋友出去喝酒,一個晚上從串燒店到lounge bar,再從lounge bar到club;到最後一ㄊㄨㄚ的時候,爐子似乎不太勝酒力。於是在我幾個朋友跑去舞池的時候,留下我和他在包廂裡。

之所以愛泡夜店,是因為我真的很享受跟著音樂跳舞的感覺,從來都不是為了和誰不期而遇。於是乎,在包廂裡的我,仍然不住的擺臀扭動,隨著音樂起舞。我一邊跳一邊往爐子的方向挪動,然後跨坐到他的身上。爐子像是頓時間清醒般的,摟著我的腰。

「Christine你這樣不行啦。」
『是我不行還是你不行?』
「吼~你這樣在我身上我會受不了啦!」

不顧爐子的反應,我非但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是瘋狂的搖擺著身軀、然後磨譖著他的老二。我環繞著他的脖子,從耳朵一直輕咬到嘴唇,再吻到脖子,爐子起了反應,也不顧朋友們陸續回到包廂,手指開始往我裙襬裡伸進去。

就這樣,朋友們持續喝著他們的酒,我繼續坐在爐子的身上,而爐子也不停的逗弄著我的下體。

『嘿~W Hotel就在附近,要不要跟我去開房間??』

2 則留言:

  1. Did you actually follow through this time or did you back out at the last second again?

    回覆刪除
  2. Well, something really 蝦 happened.
    They all end up in the police station.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