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 星期一

《年中徵文》
走廊上的誘惑。



高中時代的校園中,我有幾個印象深刻的場景,
其中名列第一的,是高三班級所在那棟樓的走廊。

那是一道挑高的重重迴廊,兩側鑲滿上下滑扇的舊式窗戶,
內側是教室,外側是綠樹和操場,
靠外的窗台下還有一排綿延的紅木矮櫃。

太陽會透過格格窗欞,織成磨石子地上的光影,
我總覺得特別覺得難忘。

但我很肯定,難忘的另一個原因,
是那個情竇初開、還沒有性經驗的我,
曾經在這走廊上被人挑逗得幾乎情不自禁的緣故。

記得那是高三夏初的某個午後,
K興沖沖的在自習課來找我聊天。

我跟K不同班,本來也只是點頭之交,
透過朋友的朋友認識以後,
因為有同樣的興趣,所以越走越近。

當然除了聊興趣,我們也會聊對同性的感情,
那時候的K遠比我早熟很多,
已經和學姐交往過,
還曾經摸進游泳池邊與人偷歡。

我總是故作鎮定的聽著,
但其實是不知道作什麼反應好。

那天K坐在紅木櫃上,
我坐在從教室裡搬出來的椅子上,比她略矮一截,
身邊三不五時有人來來往往,
因為一公尺開外的轉角就是洗手間。

事情怎麼開始的已經記不清楚了,
但我不會忘記光線從K背後的窗戶打進來,
把她的表情隱藏在陰影裡。
話講著講著我們不覺間坐成一個極其親密的姿勢:
我的兩膝抵著櫃子而她的雙腳在我的腿間。

大約是講到晚餐該吃什麼好的時候,
她泰然自若又毫無預警的抓過我的手,
舌頭不慌不忙的從下往上滑過,朝掌心舔了一口,
彷彿在試菜的鹹淡一般自然。

我努力不讓自己看來驚慌而青澀,
但僅僅在她又舔了第二口以後,
才終於擠出一句話:「會癢。」

K咯咯的笑了:「我知道會癢。」然後又依然故我的舔著。
心上彷彿也癢了起來,
我有點害羞的、略略強硬的把手抽了回來。

那半分鐘彷彿全世界的人都消失了,
我完全遺忘身邊有人來來往往,教室裡坐滿了同班同學。

而她沒事人般撿起先前的話題,我也繼續奉陪,
但又聊沒多久,我的視線不經意落在她掛在櫃緣的兩條腿上。
因為天熱,她穿得是運動短褲,
白皙的半截大腿一路往下,全部暴露在我的眼中。

大約是注意到我在看什麼,K輕輕的甩脫了勾在腳上的拖鞋,
下一秒,她略微冰涼的腳趾尖,就鑽進了我的裙襬,
沿著大腿內側,一路毫無阻礙的往上探索,
我幾乎軟在椅子上,卻拒絕不了她,
她幾番勾弄,稍稍推高了我的黑色百褶裙,
我的半截大腿現在也全暴露在空氣中。

「會癢。」這次連我都知道自己聽起來義不正詞不嚴。
K又笑了:「就是知道癢才弄妳。」
她還要繼續,我背後的教室裡剛巧有同學推門出來喊我,
我才如夢初醒般想起,我們一直身處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

直至一秒前還只看得見K的我,
這才按住她仍在我裙下不安份的腳丫,
K一臉詭計沒得逞的可惜奸笑,
我笑著搖搖頭,跟著她背後去吃飯了。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