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別人的

文/陌陌


  遠遠的。



  看見他的身影讓我感覺暈眩。



  越過黑白交錯而來,頎長的身形,淡淡的菸草味,藏在鏡片後的那眼眸,我抬頭望,那視線的高度有種某回來我身邊的錯覺。



  我雙手抱胸走在他身邊,打包了午餐走進旅館。



  某現在在做什麼呢?



  每每盯著MSN,視窗打開、視窗關上、視窗打開,SU3你 CL3好 A8 嗎?重新的打,重新的刪除,幾次下來,還是沒有說上一句話。



  他讓我想起你。


  男人抽菸的樣子跟你開始重疊,我專心的嚼著配菜,眼光中看見的,是他還
是你?



  他伸手過來,摟了我滿懷,令人懷念的、令人懷念的身軀、擁抱、唇吻吐露的菸草香,迷人的聲線令人墜入沉醉。



妳好香,他悄聲,鼻尖畫過我的肩胛胸口往下,這一場歡愛走走停停,裸身的他與你更是難以分辨,我其實是因為太思念你而請求這一天的到來吧,記憶中的你與面前的他終於合而為一。



  我是你的,我一直一直,都想是你的。我在心底不知道到底對著誰訴說。



  退房後微笑告別,我竟開始依依不捨,望著背影,能不能多陪陪我始終沒說出口,他回頭揮手,我回應,又讓我想起那些年在月台上的我跟你。



  是太寂寞了,需要人摟在懷裡好好誘哄,渴望被疼惜的毛病又犯了罷。當他途中與事後單純摟緊我在懷裡親吻的時候,我覺得只要這樣就好,我喜歡那溫暖的手心輕柔的摸著我的髮,摟著我親了又親,我喜歡那彷彿只看著我的眼神,我感覺自己,被需要。



  那急切需要滿足的飢餓其實只是心理的飢餓。那令我焦慮不已的想被深深填滿的空缺,是心上的缺。



  依依不捨的,我想目送卻已經轉頭,已經不屬於我的某,和別人的男人的他。



  別人的,道別後又是遠遠的、遠遠的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