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Commitment Crisis

標題這個詞,我不知道用中文怎樣可以表達,
但是內心深處,我非常清楚自己正在經歷這個過程。


事情的源頭是好友Y跟她波折多年的女友訂婚了。

我接到消息時剛剛睡醒,躺在床上讀完她的來信,
又盯著天花板發了一下愣,才爬起來沖澡。

那時腦袋還有點昏沈,思考轉得很慢。

心想:不管我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
但看著Y一路走來,這還真是大大的好事一件。

又想:雖然預料到她們這次見面會復合,
但是直接跳到訂婚,Y的動作可真快。

接著念頭一轉,我想起Y常取笑我跟L老夫老妻快點辦一辦,
我則總是開她玩笑說要等她一起雙對結婚……

等等,那她這不是要結了嗎!?

一瞬間我從早晨的昏沈裡清醒過來,
Y隔著一個大陸一個大洋訂了婚的事情,
突然之間變得極度具有真實感;
而我開始想,等L知道了不曉得會有什麼反應。

當想到L可能會因此悶聲不響的偷偷準備好然後突然求婚,
我開始恐慌起來。

對,恐慌。

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我半年前的新年許願,
還在寫說希望法律能在今年內修改,
而我跟L可以結婚,那又為什麼要恐慌。

如果冷靜下來想,我的心意並沒有改變,
我願意做L的伴侶、家人,而且希望得到法律的認可,
在一些關鍵的時刻可以在她身邊。

但是那種恐慌是一種單純情緒性的反應,
甚至不是一種分析思考過後的拒絕。
像是:覺得現行的婚姻契約不符合我的需要,之類的。
(因為我很清楚法律的規則與我跟L會架構的婚姻無關)

但就算有再多的「我清楚」,
當想像要把一個這樣的承諾白紙黑字,
(雖然我心裡也已經承諾了)
總覺得好像是簽下放棄自由的賣身契,
(雖然我也沒有要去哪)
不管理智是如何的清楚明白事情並不是這樣,
我還是覺得自己沒辦法正面面對「承諾」這件事情。

這大概算是信心危機的一種吧;
當然是對自己的信心。

聽說很多人結婚前夕會有這種恐懼症,覺得自己辦不到,
但只要打鴨子上了架以後也就沒事……

嘛,我還是想做一陣子鴕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