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個夢,夢裡我可以拋開現實的束縛,大膽追求身體的解放。不用擔心染病的危險(那應該是現實生活中阻止我恣意享樂的最大限制了),不用合理化自身的行為,可以任意舉行性狂歡的儀式。

儀式
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我將被淨化,這是完全屬於主人必經的一道儀式。
主人將我梳洗,帶上項圈,領入一間房內,迎觸感
交給裡頭等候我的男人們,
然後主人便坐在舒適的座椅,
好整以狹地看著眼前的美景。

男人將我放上桌子,
先是背抵桌子,兩腿彎曲微開,眼蒙住,
然後在我的兩腿間不斷插入異物,
我必須緊縮小穴,
憑觸感猜測所置入的物品為何。

這個遊戲持續好久,
我有些猜對,有些猜錯,
最後男人解開我的眼罩,告訴我我猜錯了二十個,
表示我今夜必須滿足二十個男人。

我感到一種異樣的,甜蜜的焦慮,
無助的望向主人,
可是主人給予我肯定的微笑,

然後我便被抱下桌子,
溫柔的放到一旁的床上,
不知從那兒來的男子,
已經在那裡等我。

一個不知有多長的夜就此展開,
男子毫不留情的享用著我的全身,
從圓潤的乳房到豐滿的翹臀,
然後滑入濕潤的小穴。

一個接著一個的男人魚貫入侵著我的身體,
而主人一直在一旁給予我微笑支持。

可是我的身體終究不堪揉濘而昏厥了,
醒來時我已被洗淨安放在主人的懷中,
主人摸摸我的頭,稱讚著我,說我已完成了成長的儀式,
從此完全屬於主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