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記住的遺忘。

總是有很多巧合。

比如說,在偶然想起妳的時候,
只要稍稍留心,都會找到一些妳的痕跡。

妳的生活似乎越來越接近過往的樣子,
看文字大約就能揣想八九分。

總之心裡繼續惦記著那一個人,
惦著妳和她從來沒開始過也沒有結束過的感情。
但身邊總是其他人;
繞著妳,以妳為天一般的,
全心寵妳,或等著被妳寵的女孩。

這一切有可能對也有可能錯,
不過是一種猜想。
而這猜想背後,我所關心的只是,
我是不是終於住進妳記憶塵封的角落了?
Can I be left alone now?

有時候也會想,又何妨說說話。
但妳說要說什麼好?
因為我們不是朋友,不是故舊,
只是曾經相熟的陌生人;
跟飛機上隔壁座位的短暫交談並無不同。

除了偶爾的好奇(說得難聽一點也就是八卦),
我對妳的現在與未來已經徹底失去興趣,
因此就連作為一個朋友基本的攀談都覺得不必要。

我不能要求誰遺忘,但是跟分手一樣,
有一個人決定了,就幫兩個人都決定了;
因為沒有了那些每隔幾年就提起的:
記得我們做了什麼什麼的說笑;
不只是心,記憶也會一併漸行漸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