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 星期日

遣悲懷

文/形骸


那次我闖入一個詭異的場景。

  在百般折騰後我終於進入刺青師好友ㄍ的居所。那時她女友
正在洗澡,而我與ㄍ相對而坐默默無聲喝著無糖綠。ㄍ的桌子有
趣,桌面擺了一隻兔子檯燈,全黑的。好像會把斗室內所有的燈
光(跟一些快樂的情緒)收束整齊後給吸入。在那當下我覺得所
有的聲音也一併被消滅了。ㄍ的房子對我而言就像是個精神時光
屋……

  後來ㄍ的女友出了浴室,賴坐在亦是全黑的皮沙發椅上。那
女人真是精緻,五官極精巧且身子勻稱。當她在沙發上整理儀容
時,有一瞬間我覺得那美得像畫一樣-而那人並沒有意識到這樣
子的美貌是會傷害人的-且桌旁恰有兩塊一百號的畫布,我想她
是從虛幻平面中走出來的假人。

  我與ㄍ走到陽台邊打算抽菸,他女友突然把ㄍ叫住低語了幾
句,我一向好脾氣的朋友突然暴怒著要她回房間去。接下來無限
循環著ㄍ出來找我抽菸,他女友走出來要ㄍ回房間跟她談談。我
只能百無聊賴坐在他女友坐過的那張沙發讀著駱的《遣悲懷》。
最後一次ㄍ走出房門,開始替他的油畫作品打底色且要我幫忙。
我拿起刮刀刷了幾下,她女友倚在房門邊叫了ㄍ。

  接著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了,總之那類似以肉體交歡來換取救
贖或原諒的行為。我又翻完一次《遣悲懷》,也把ㄍ的畫布底色
給填滿了。後來ㄍ約了我聊天,我問他那天後來怎麼樣,他告訴
我一件幾乎讓我熱淚盈眶的事情。

  他說後來兩個人靜默無聲的開始畫起油畫。她女友打了一整
片黑灰色的底色。接下來的數層都是一些極黑暗的色彩。最後一
層是她自己的臉。但ㄍ的腦中始終有一個再清晰不過的影像,倒
數第二層的眼睛下方,她塗了一行恁長的眼淚。 

  「那意思是說,她還是把悲傷給藏起來了?」
  「是啊,不過那還是太過笨拙了。」
  「那就像是一道疤,好大一口子卻以為不會有人發現。」
  「是啊,後來我又狠很地幹了她幾次。」

  這是一個關於「傷害」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