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午後

文/形骸


  大而無當是讓人畏懼且感傷的。

  後來我回想起多年以前一個大胸脯的女友J,那時候對於胸部
的大小並沒有特別的好惡,直到一次與她出遊。那是一個很光亮且
躁熱的夏天。我們騎著我的野狼往墾丁跑,我已經忘了目的是什麼
了。所有瑣碎的記憶在多年以後已經消散,但我始終對一件事始終
無法忘懷,我記得在旅途中一次的休息時,看著鏡子中自己的背影
,竟然在我的背上看到兩顆圓潤無邪的眼珠看著鏡子外哭笑不得的
我。

  後來跟J分手後,第一個經過的女人胸部並不大。記得第一次
與她性交的時候,她背對著我。我永遠記得那是一個恬靜且接近無
聲的下午。那時我們在Portishead的Glory BOX中醒來,空氣
裡面盡是一股極其淫糜的挑逗意味。

  我把頭埋進她的長髮之中,啃咬著她發熱的身體(那恰又是個
夏日),且貪婪地呼吸著她的體香。我穿過她的手,順著她身體的
曲線捧著她的胸部,而那竟然有一種我的身體與她的身體完全緊密
貼合的錯覺(我們是那樣相似的身體哪),那讓我感覺完全的至福
甚至讓我泫然欲泣呵。

  所以與其說胸部大小是否決定性慾的張力,倒不如說身體是否
可不可以貼合的無間隙來得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