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Love, when you can

請原諒傷心的語無倫次。

謹以此文獻給:無緣謀面的T,以及,親愛的Y。



一個月前,我寫了一篇文章祝福好友Y,
願她與她的未婚妻T,能夠幸福相守。

盤算著接下來就是打包、飛機、然後迎來大日子,
幾天後,一切卻都走了樣。

T出了車禍,在騎單車時被闖紅燈的駕駛撞上。

Y打電話來時聲音發著抖,她說自己腦袋一片空白,
只知道對方說T動了14個小時手術,現在在醫院ICU。

我無能想像,之後的十幾小時,對Y來說是什麼樣子的心焦折磨。
她連絡了T的父母、輾轉換搭了一班較早的飛機。


兩週後,我在機場接回明顯憔悴的Y,
依然無能想像,未來的十幾年,Y必須要經歷什麼。


一整晚我們都是比肩而坐。

因為我想坐得離Y近些,
彷彿這樣可以離她傷痛的心近些。

但其實可能是因為,我無法直視Y明顯削尖的下巴,
更別提直視她的雙眼;說什麼都顯得多餘,
明知不可能,卻又希望著多安慰她一點。

Y說她覺得自己做了很長的一場惡夢一直沒醒。
我說,我何嘗不是這麼覺得呢?
人生的無常以最無情駭人的形式在眼前出現,也只有惡夢足以註解。

但什麼是無常?無常最殘酷便是它的有常:
總在我們不備時,要我們感歎。

即使活著同時就是死去,
我們在生的雜沓中常常遺忘那個盡頭。

即使Y與T痛快愛過,但是又怎麼夠呢?
被突然的休止符留下的那個人,成了愛不夠的註腳。

So Love, when you can

不要再看輕生離的份量、和摯愛的人不快而散。
不要總以為有下一次的碰面、下一次的機會。
能愛的時候,盡情的愛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