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

困惑

文/匿名


最近跟姊妹淘以及朋友聊天,心裡面卻冒出更多的問號。是的,我不懂。愛情、婚姻之於誰,會是甚麼?看過情、嘗過慾以後的我,更不懂了。有雙人的只羨鴛鴦不羨仙,或者百思不解的三角、四角更甚湊熱鬧到足以開打兩桌麻將。

對於愛情,我懂那不只是聖潔專一,更包含了侵略與佔有一如男性生殖器般醜陋的定義。(對,我偏執,男性生殖器真的非常醜陋的個人見解)但是我依然困惑,就算是我懂心理與生理分開的兩回事,我可以接受大家只是各取所需的交換條件,我卻無法懂得為何身邊明明已有令自己無法自拔沉淪的伴侶,卻依然有如蜘蛛網複雜的關係網?

那樣對於愛情,還是愛情嗎?或者,那只是將之包覆在聲稱愛情之下,令人作嘔的如此不堪。對於婚姻,或者是比愛情大於太多太多的因素,或是否已經將愛情排除之外?

當男人口口聲聲說著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相同的錯時,我不住冷笑兩聲,貼上"笑話"二字註解。那分明就是對於愛情、對於婚姻如同笑話般對待的表現。

"要嫁人呢,也不是不行。只是要娶我的人,必須出則將,入則相。天下太平,則不求聞達而悠然山野;天下紛亂,則慨然千萬人吾往矣,舍我其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是這樣文武全才、胸懷廣闊的人幹嘛娶我?所以還是省事的好。(望江南)"

書中的那段話,初看便覺心有戚戚焉,卻也私心加上但求"無二"二字。

所以要戀愛呢,也不是不行,只是要我與之愛戀的人,必須出則將,入則相。天下太平,則不求聞達而悠然山野;天下紛亂,則慨然千萬人吾往矣,捨我其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過因為是現代,還是把條件改一下,其實也不須上馬能帶兵下馬能治民的。只是必須出得商場,下得廚房。天下太平,則不求聞達;天下紛亂,則穩然於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是這樣文武全才,胸懷廣闊的人幹嘛與我戀愛?所以還是省事的好。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我肯定是不會等到我想等的那個人,或者這世上並不會有這樣的人,若有也絕對不會和我與之愛戀,既然如此又何必?

也許愛情與婚姻也如同米養百樣人般的,舉世皆異,而我恰巧堪與不堪均知罷了,即便我依然困惑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