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峇里島女孩

峇里島四季如夏,

只有很短很短的幾個月是雨季。

那邊的步調很緩慢,

大部分的收入來自於觀光。

峇里島十分寂寞,

因為人們來多半只為了玩樂,

而不是為了一輩子停留。


---

幾年前因為工作轉換的空檔,

趁機一個人去了一趟南部放鬆心情,

同時也與學生時代認識的一個女孩碰面。



事隔多年,

她已經是旅館業的公關了,

我請她幫我訂個好一點的房間,

碰巧敲到一個品質很棒的Villa,

價錢也十分漂亮,

於是我帶著簡單的行囊便入住了。

---




當晚她帶著一瓶藏了多年的紅酒來找我,

她從學生時代就會喝酒,

喝得不多,但知道得不少。

她說這是我們認識那年家裡買的,

被她要了去放在自己住的地方。

我對酒懂得不多,

但也能嚐得出來那酒的好。




---


將葡萄酒在杯中輕輕繞了一圈,

清透的酒紅色順著杯緣緩慢的滑下,

有種依戀不捨的憂傷。

葡萄的香味醇厚在鼻腔散發,

入口滑順帶有令人難忘的唯美酸味,

還有一些纖細的苦味停留在舌上。


我說這麼好的酒開來不是浪費了嗎?

她說不知道再碰頭是什麼時候,

今晚還有星光,不算不值得。

---

我們帶著酒來到外頭,

把所有燈都關上,

把雙腳浸在露天的溫泉池裡。

兩個人沈默的看著天上的星星,

些微的酒意把我們拉回好遠好遠的從前。



她學生時代活潑熱情,

健康的膚色總被人笑說是印尼來的,

那時對印尼瞭解得不多,

只記得雅加達峇里島這種著名的地點。

---





「峇里島女孩!」我說

「為什麼這樣叫我?」

「你不覺得你很像那種度假勝地,給人很放鬆的感覺嗎?」

「那你應該要叫曼谷人或漢城來的。」

「我哪裡長得像泰國或韓國人!」我捏她的臉

「不像嗎?我覺得超像的!」她故做驚訝的看著我





---


「這麼多年之後,你還是覺得我像峇里島女孩嗎?」


現在的她皮膚白嫩,

上著淡淡的讓人十分舒服的妝,

穿著打扮也和當年完全不同了。


「不像了,妳是個大人了。」我說

「那,你知道,其實我不喜歡當峇里島女孩嗎?」

「為什麼?」我略感訝異,這暱稱我叫了她許多年

「因為觀光客玩完了就走,峇里島覺得很寂寞。」


---


峇里島覺得很寂寞。


我從來沒有細想過這個問題,

也從沒特別注意到只有我會這麼叫她。

她抬頭看著天空笑了一笑,

接著轉頭跟我說:


「那些年我們接過吻、做過愛,而我不是你的誰。」

「其實我並沒有打算再多些什麼。」

「但我終究還是峇里島女孩,我明白。」


---


她雙腳在池子裡面輕輕划動,

像是小心翼翼踩過那些年的回憶,

然後小小啜了一口酒。


「我喜歡那時的我們,也喜歡我們都長大了。」


她說完,

兩片帶著葡萄香氣的唇吻上了我。

她的唇她接吻的方式還是一樣熟悉,

只是我們不再是穿著制服的小鬼。


---

當晚她便在我那邊留宿了。

我們一起洗澡一起泡溫泉,

一起把酒喝光之後把冷氣開大,

兩個人裸身窩在棉被之中相擁。


我們不再像很多年前一樣熱衷不同的性愛,

不再頻繁的變換地點變換姿勢,

不再一味的衝刺、抽插。


我們慢慢的體會每一次進入對方的感受,

甚至沒有打算高潮。

---



前一夜還晴朗無雲的天空,

隔天一早竟下起了大雨,

背著光,

她赤裸的身體變成我記憶中永恆的剪影。


她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了,

我有些睜不開眼,

但我不知道那光是從窗外照進來的,

還是她本身散發出的。


---




「我要走了,峇里島男孩。」




她穿上衣服,

拎著空了的酒杯頭也不回的走了。

而峇里島依然十分寂寞,

因為人們來多半只為了玩樂,

而不是為了一輩子停留。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