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為什麼我沒有?

「為什麼我沒有?」他問。

好問題。她心裡想,一下子也答不出來,胡亂搪塞了句:「你想看嗎?」

他說他不想。

嗯,是囉。她說,「反正你也沒有那麼在乎。」「為什麼我沒有?」他問。

好問題。她心裡想,一下子也答不出來,胡亂搪塞了句:「你想看嗎?」

他說他不想。

嗯,是囉。她說,「反正你也沒有那麼在乎。」

「如果不在乎,何必告訴妳這件事?」他反問。

「就算有,也只有在乎一部分吧。」直覺回嘴,這或許就是她,經常讓男人吃不消的地方。男人喜歡贏,喜歡有面子。而她,基於某些特殊原因,總愛不時讓男人答不上話,說不上嘴,吃癟。

也不是要贏。嗯,或許有吧,一半一半,一半要贏,一半天真近乎蠢的思路直覺反應。沒有任何預設的逼迫念頭。

「是的,只是部份在乎。」他不否認。

部份的在乎。

咀嚼再三,她想,是了,就是因這局部的在乎,所以,他不會有,不會有她傳給別的男人的照片,她替自己拍的,嘗試著各種角度與光線,千挑細選,只為了呈現800x600畫面裡,線條妖美的雌性人類身體,依然保有彈性、光澤,經年運動下的流利線條。

看上去,很美。「不過是具身體。」她冷冷笑著,沐浴完整,褪去雪白浴巾,對鏡梳頭,軟梳上纏著幾根掉落的髮。一個人,每天總要不知不覺地,掉幾十根髮。不過只是身體,髮膚,一部分一部分,組成雄性人類眼前看到的,雌性人類身體。

不過是具身體,不過是個工具。

自然是無須給他看了。他早嚐遍她的身體,也只有部份的在乎,如何又會在乎,整個兒的她呢?

既然不會在乎,熟知如何撩播男人性慾的她,自是無須再給他任何一張照片,無須給予任何誘惑。此時給出的任何誘惑都是浪費,畢竟他已擁有,再也不會如同未曾擁有之前的渴望,遑論在乎。

問她為何沒有給他照片,僅僅是因為,雄性人類愛玩的古老遊戲:玩具的爭奪。

她知道,她的身體,也不過就是個玩具。寂寞時,無聊時,就想影個玩具打發時間。得到了,就不再珍惜。膩了,就尋找下一個替代品。

她的身體,不過是他洩欲的工具。

她以身體交換的,不過是肉體緊緊碰撞交纏時,短暫的溫暖,廉價的溫情,只在這片刻擁有的,體貼。如此專注的碰撞,看上去,幾乎像是一片真心。

幾乎。

呵,親暱不過是吉光片語。花火瞬間綻放,華美張揚,末了,煙硝的臭味充塞鼻腔,像玫瑰花長蟲後的腐爛。

不過是具身體而已。不過是個,玩具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