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死性不改。




我心裡始終有一股悶氣。

這股氣也許悶了快五年,也許也只是從這段時間漸漸的累積而來,
從上星期三直至今天終於爆發。

人跟人在一起都是講究時機的,
錯失的時光,要補也不一定補得回來。

當年你23歲我20歲。
你說你當時太年輕還不會想,
而又是誰當年口口聲聲的聲稱自己不年輕了。
自打嘴巴。

今年你28了,我25歲。
你有膽子口口聲聲的對我說,
我從沒有伸手拉過你一次?
我拉了你幾回了,過去的那些零碎的記憶拼湊起來的點滴。

你有沒有辦法誇下你的海口說出那樣的大話,
說我沒有伸手企盼你的停留。

23歲的你,說自己還不想停,
在我看來卻根本不是這回事,你不是不想停,而是我不是那個岸。
機緣一再一再的錯失以後,在你無數次的拒絕跟酒醉的真言後,
在你無數次跟別的女人曖昧我卻很認真的聽你說、陪你煩惱、替你想的那之後,
我累了放棄了轉頭走了。

反正我怎麼樣都只換來你一句:對不起我不能喜歡你。
你所謂的你虧欠所以對不起配不上我的塘塞語句,真正的原意是:
你就是他媽的就是除了靈魂沒辦法喜歡我的其他任何一點。

卻在我離開之後,
你開始不知不覺從我遺留下來的氣息中開始尋找我的影子。
豈不可笑。豈不相當可笑。

你的期期艾艾,覓覓盼盼。
致使你的心一再的牽引你找到我。
靈魂卻也一再的抗拒一件顯而易見的事實,
從五年來從沒長進的腦袋中擠出一句話:

『換了一個名字就等於是別人。』

名字、任何名字都只是一個代名詞。
今天你的姓氏你的名、你的暱稱、你的英文名字、你的網路化名,
不管用怎樣的字體用怎樣的音調去稱呼,都不會改變你是誰的真諦。

今天一棵樹不被稱作樹,他的本質是不變的,他依舊粗枝大葉,還能參天。
今天一朵花不被稱作花,亦不會影響她的芬芳,她依舊會招蜂引蝶。
今天一個人他改了身分證上的名字,他的過去人生難道就會因為他改名而抹消。
今天一個女人不叫偏執狂,就算叫作其他名字,一樣會在這裡說故事寫文章。

今天一個男人他不叫作___。
他還是一樣無可救藥跟五年前一樣還自認為自己有長大。

當一個人自己選擇不要,卻一再的追尋著的東西,
到底是誰該為自己的幼稚負責。

當一個人只能說出『換了一個名字就等於是別人。』的這種愚言。
還能期待自己被誰拉住,還要期待一個當初就推開,
因為任何除了靈魂以外不能接受的事物而拒絕的人,
還企盼對方讓他停止漂泊-

而當初是誰鬆開了手?

話說的再好聽,都沒有用。

對你而言,就是誰都可以,我就是不行。

既然如此就省下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好好面對自己的膽小,面對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希冀伸出手拉著你的人-
就、是、你、當、初、執、意、不、要、的、那、一、個。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