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過日子。」

他沒有見過母親,有記憶以來,就是跟著父親一起生活。後來,父親也離開不知去了哪兒。後來,有機會可能跟母親聯繫,輾轉得知消息,卻是,母親已經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孩子,見面反而尷尬,也就,不見了。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過日子。」他說。

我彷彿看見,一個孩子,就接受了。有過很多很多,說不出口的,情感。我很想緊緊抱住那個孩子,那個滿身孤獨,倔強地不說一句,只是用衣服蒙住頭,躲在一片黑中紅了眼眶的孩子。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生下一個孩子,孩子還不懂事前,女人離開她的孩子,從此不曾回頭。她對人生按下一個按鈕,如同發射的原子彈,引爆之後再也無法收回,有很多後遺症,或許也有後悔,有內疚,有自我說服。

正因痛苦太過,有時候,為了保護自己,無意識選擇抽離,選擇再也不去看,曾經存在,曾經發生過的點滴。抽離著,不去看,不去想,才能減輕痛苦,往前走人生的下一步。

呵,她也曾與那人甜蜜過,她也曾,為著腹中孕育的孩子,緊張著,困惑著,不知道下一刻的自己,要走向那一條路。她知道,或者並不知道,捨棄了這個生命的存在,便是,捨棄了過去的自己,捨棄了內在很深很重要的一部分。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決定牽手一生的時候,誰曾經想過後來會如何分手?無論為著什麼原因,無論愛了或是已經不愛了。而孩子,卻不是那樣簡單的有無之分,孩子不會懂得,這些連父母自己可能都看不清的情勢。生孩子,不是討論不討論,而是準備好,以及沒有準備好的差異。

而誰能肯定自己已經準備好了?準備好,承擔另一個生命的此生,全部。

寶愛一生。

我多想抱住那個蒙頭紅眼的孩子,我多想握住那數十年未曾見過親生孩子母親的手。只是擁抱,只是握著,什麼都不需要去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