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 星期六

「你要不要寫 Sink ?」在 MSN 視窗中妞問著。

於是我從專寫打槍文的色情中年,變成也寫情慾日記的色情中年。

『X,還是一樣沒長進阿。』

不知不覺,竟然也真的寫完了一整年,而且最後一天還剛好是輪到我的週六。

今年大概是我有印象以來過得最痛苦的一年,發生了許多不愉快,但也相對的讓我更加認識自己。

Nana 曾經問過我,為啥想要寫 Sink。

「其實常常有很多東西想寫下來,只是缺乏一種推力,加入 Sink 在某種層面上是一種逼迫自己把一些話寫下來的動力。」我回著。

於是,我透過寫 Sink 發洩自己情慾的不滿,檢討自己生命的缺陷,也更加了解了自身的需求。

「這算是一種自我療癒吧!」我想。

我的文字一向粗淺乏味,有時也太過論述。相較於其他主座們生動富有感情的文字,讓我有時相當苦惱,深怕自己寫出的東西讓 Sink 的整體水準下降。好在其它主座對我的包涵,讓我還能在 Sink 尋找自己快要消失的自我。

一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昨晚一篇篇地從頭讀著我的日記,一整年的回憶也鮮明地浮在眼前,看著這些用情緒累積的回憶,心情澎湃不已。

Sink 要暫時停止了,但短暫的休息只是為了蓄積更多的能量,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在文字中見到彼此的想念。

最後,謝謝看了我一年不知所謂的文字的讀者,也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都能 sink 在滿滿的慾望中,感受到最深刻的真誠。

2 則留言:

  1. 我覺得你的文字很有趣,值得玩味。
    很遺憾再不能看見。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