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4日 星期六

再kinky也不過的聖誕節狂想

那天看到一段聖誕節音樂影片,其中一位樂手拿著鈴鼓有節奏的拍打,突然覺得那個節奏像極了打屁股的節奏。打屁股也是要有韻律感的,有節奏的拍打讓挨打的一方有所期待有所準備,是一種施與受方的不需要言語的默契。我反覆看著那段影片出神,希望主人添購一只鈴鼓然後有節奏地運用在我的屁股上,這樣演奏出的聖誕歌曲應該很有趣吧?或許他還可以逼我一同唱歌。鈴鼓的聲音加上鼓面打擊到屁股傳出的聲響、我的叫聲還有斷斷續續地歌聲...。阿,為什麼我這麼有材?連鈴鼓都可以想成是打屁股的工具?馬上和聖誕老公許願希望一覺醒來的聖誕禮物就是鈴鼓+一頓有聲有色的打屁股交響樂!

很奇怪的是,其實實際上我並沒有那麼喜歡被打屁股,因為屁股被打起來沒一會兒就好痛好痛,但是自己幻想的SM情境永遠是被主人打成紅通通地屁股...,可能是因為想像有個安全的距離吧。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關於鈴鼓的聖誕節打屁股想像。
Ho Ho Ho, Merry Christmas!

祝大家也有個kinky的聖誕佳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