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

在那之後-難題。

文/拜司

在那之後的生活變化很大。


換了新工作、買了車、適應新環境,

還有碰到新的同事。

業務部門基本上不缺好看的女人,

只差要怎麼打開那個缺口而已。


兩個不甘寂寞的人,

潰堤的缺口。

--

他是比我早一年進來的前輩,

但實際年齡卻是我比她大了三五歲。

原本和她只是走廊上碰見點個頭的關係,

卻因為公司內部的檢定考試,

讓她變成了我的學生。





因為我是在部門裡近三年來,

第一個在試用期還沒過就把四個成績拿到的人。



--


其實算起來不是很困難,

只是大部分的人不太願意工作之餘準備考試,

所以多半都零零落落的一年拿一兩個成績,

只要在升副理之前全數拿到就行了。


「考前三個禮拜,Eddie都會幫忙大家準備財務科,

 希望大家有空的都可以去聽聽,務求一次過關。」


我的科主管發了封群組信給部門的所有人,

做了個球讓我能被上面看見更多表現。


--

部門裡長得不錯的兩個女孩都在衝刺班上,

大致上是講師費以外的最大收穫。

而會讓我特別注意到M的原因,

是因為她在專心看我解題的表情,

很像隻無辜的寵物。



那種眼神不帶任何侵略或不友善,

只是認真的接受的表情。



像一彎會令人失足跌入的湖水。

--

某次我很認真地回望她,

刻意睜大眼睛表示「是我講得不清楚嗎?」

她搖搖頭,帶著相同程度的認真,

我忽然就這樣笑了。



下課之後她來問我問題,

我耐心又幫她重新解釋了一遍,

這次就看得出來她懂了。



但她的下個問題我卻遲疑了。

--


「我剛才上課的時候的表情很好笑嗎?」


這句話沒有任何鋒利的質問,

她只是認真的想知道我為什麼笑。



「沒有冒犯的意思,但你的眼神很純真,

 會讓我想起類似貓之類的寵物。」

「喔,是笨笨的另外一種說法嗎?」

「不是。」我笑了「是可愛的另一種說法吧。」



--


「我把它當作是某種程度的讚美。」



這次她促狹地給了我一個眼神,

帶有某種業務本能的武裝,

卻還不到示威恫嚇的程度。



「認真說,我覺得你值得這樣的讚美。」

我點點頭回應,接著說

「而且我想你也不缺就是。」


--


「缺不缺要看喜歡不喜歡。」

「那妳喜歡嗎?」

「這題目有點難,我需要想想。」

「答案要盡量寫仔細,這樣比較好給分。」



她把寫滿筆記的考古題收起來,

然後再次露出認真的表情。



「但至少不討厭。」離開前她說。


--


從不討厭距離喜歡要多遠?



「題目好難。」Line的訊息跳出

「哪一題?」

「102年第二回的BEP。」

「套我之前講的公式就好啦!」

「全忘了。」

「固定成本 / 單位邊際效益。」

「我懶得記~哈哈!」


--


對於許多人人來說,

進退得宜並不是甚麼稀罕的事。

能夠對一個人任性,

反而比較能夠確認你在這個人心裡的價值。



業務這種生物尤其如此。




「沒關係,你先看看,有想問的再問我吧。」

「我想問!」

--










「想問甚麼?」

「帶我去看海,好嗎?」








--


考試完的那個下午,

我開著車帶他到蘇澳的海邊。

那天風很大,

一旁的老伯小心翼翼地扯著釣竿,

我的步伐緩慢走在她身後,

她像隻貓一般向大海奔去,

沿路還散落著一種神祕而浪漫的氣息。


然後她回頭,

用她清澈如寵物般的眼神看著我。

--


我走向她,

看著她白皙的臉,看著她。

皮膚薄透得可以略略看見底下的血管,

那是她精緻臉龐的一個特徵。




然後我站在她身旁,

看著海浪拍打著岸,

沉默了許久。



--



「為什麼我們在這兒呢?」

「因為你想來看海,不是嗎?」

「但為什麼是你呢?」

「不喜歡嗎?」







「不討厭,只是你結婚了。」



--


是啊,我結婚了。

像是從一場長長的夢裡驚醒一般,

還不能確定自己身在何處。





海浪依舊拍打著岸,

潮水的聲音嘩嘩的響著。

接著她走到我的面前,

拉起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臉頰上。


--


「你結婚了,只是,我不討厭。」



她口中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纖長的手指一邊輕輕撫摸我略為鬆動的婚戒。

我無處可逃,

心一橫就直接把她抱進懷裡。



「這下問題大了。」她說

「嗯,得花時間來解了。」


--


回程她說想開車,

我便把鑰匙交給了她。

部門裡不論男女都得會開車常開車,

所以我也樂得欣賞她開車的姿態。



五楊高架上,

路燈一盞一盞的在窗上倒影並飛逝。

我能感覺到她踏下的力道,

隨著時速超過140像要甩開甚麼一般。


--


夜裡黑色的車影奔馳著,

風切過車頭經過車身再穿過尾翼。

這輛車油門跟平常公務的配車脾氣不太像,

操駕的手感也略有不同,

她似乎很樂在這種探索裡,

也逐漸抓住操駕的手感。



「好玩嗎?」我笑著問

「我喜歡它。」她說。


--





「對於車子的喜歡倒是很容易說出口喔?」

「相較於甚麼?」

「相較於我,妳從來只說妳不討厭。」

「我喜歡你。」

「只有喜歡?那比車子多還是少?」




「這題目有點難,我需要想想。」她笑著說。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