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最近好嗎?

文/梅子

2014-9-16 12:06
「剛剛在公司郵件中把sync打成sink」
『這絕對是inside joke』
2014-9-24 17:31
「我想不起來我們是為什麼會認識耶?」
『因為 S.Ink ?』

距離 S.ink 暫停已經快要3年了,
時間感覺過得很快
(也許只是我自己年過30都不想看日曆所以覺得過很快XD),
然而在 Blog 暫停更新以後,
我與一部分人仍延續著 S.Ink 交換日記後的互動,
S.Ink就像是一個起點。

我在 Facebook 上加了一些這邊認識的朋友、
我在吃喜酒的場合遇到了一個、在夜色繩豔表演上遇到一個、
在皮繩脫殼日上遇到幾個、打了某人的屁股、
甚至,突然發現原來有人是我的高中同學!!!
天啊,很想問問所有透過 S.Ink 交換情慾的大家,
好久不見,你好嗎?最近好嗎?


我呢,我去年去穿了耳洞,身上的第一個人體改造。

一直以來我身上沒有帶任何飾品、沒有刺青、沒有穿環。
不是什麼道德考量,反而是我對於穿環或刺青有著非常崇高的想像,
項圈又不能帶去上班,洗澡也得拿掉,
相對來說比較像個助興的玩具,不是我渴望的記號。
我喜歡讓自己保持著一片空白,讓人來畫;
我喜歡做一個毫無菱角的黏土,
能有一個人來揉捏雕塑讓我成為他喜歡的樣子;
體環、或是刺青這種人體改造是 24/7 的、
洗不掉的、一直擁有著的。

在 SM 這條路上我著迷的喜歡控制狂的愛,
幻想有個人,充滿控制慾的要我身體上無時無刻都有他,
若有一天他要離開了,就把我殺了。
然而理智告訴我,這是想像,這不存在。

現實生活中我會很在意 S 是否能說話算話,
如果誓言是說「如果愛上了就要分手」,
那我陷入感情泥沼時就要說話算話的立刻分手;
如果誓言是說「唯一的奴」,
那我就會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另一個人也喊我的 S 主人。

我覺得那些做不到的甜言蜜語是完全不需要的。
可是現實生活中,人會變心阿,
人可以迅速切換說不愛就不愛,但不能說殺人就殺人。
像是孿生的兩個靈魂, sub 靈魂終究得依賴理智靈魂生存。

最終,愛過痛過我終於了解,
那個可以決定我長什麼樣子、
揉捏我的形狀的人,其實就是我自己。
我控制我自己、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我自己去穿了耳洞,自己挑選耳環戴,
自己在白紙上畫起喜歡的圖騰。

我很好。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