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近來如何?

文/未央

難得被邀稿寫一篇「近況」的文章,我腦海裡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中文書寫退步了很多。大概就跟某個人在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Chinese夾雜了English,好像有點not sure 他到底在講什麼的situation。

旅居英國已經超過1500天,每日的固定作息大概有:為了研究與寫論文焦慮,為了台灣政治惱怒,為了英國政治無奈,為了教書緊張,為了每天要煮什麼吃才好煩惱。

手邊正在閱讀的《The Book Thief》進度緩慢,撥得出時間就去打壁球發洩,冬夜的小確幸就是剝著燙手的栗子啃,或是包在毯子裡,手裡捧著紅豆湯圓窩在沙發上享受。

鄰居的貓沒事就來叫門,進來要點點心後就逕自地窩到床上舔毛打瞌睡,讓我一直在想,這隻貓要穿堂入室地多容易,恐怕這區的房子他都打量過不少間了。時不時戳一戳貓大人,還自己開始碎念著:「你這次身上沒有跳蚤了吧…」

儘管研究的主題是情慾,日常生活中卻被各種事件與情緒塞滿而感覺不到情慾。這讓我的伴侶有時有點無奈(還陪聽說到無助的境界…),對我卻是「沒時間去想」的事情。

泡澡的時候他自以為可愛地舔了我的膝蓋,還裝小孩子氣地要親親,其實我只想要把自己浸在水裡,什麼都想也什麼都不想。

1000多個日子以前的愛恨情仇,都已經過去了好久,大家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有許多感情就放在角落裡積著灰塵。我仍會想起一些人,無理取鬧的、在枕邊入眠的、偶遇的錯過的、脆弱不堪的、幻想過一輩子的、教怎麼炒米粉的、陪在身邊等幻覺過的、跟著音樂擺頭的、一起在咖啡館待到午夜的、讓我坐在重機後座的、被彼此灌醉的、向著海洋大叫的、並肩坐著的、掛在Skype上靜靜不語的。

大多時候思念的話語已經說不出口,因為其實只是會想起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個濫情的人,感情都是真的,太多了而已。

都好,都好。在我的想像中,你們都很好,就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