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解脫。

文/克利斯汀

有一段時間我過得非常的不好,除了在異地工作總感覺到孤單、和家裡得關係緊繃外,當時交往的男友也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和我分手。我的世界一度崩潰,我的生命一度消逝。

於是辭職之後,乾爸堅持我該回美國看他們,對我來說,這趟旅程也是一趟很好的淨心之旅。於是我安排了一個多禮拜的時間,回去看乾爸乾媽、看看學生時代的好朋友們,去換個環境散心與放空。

高中時期除了乾爸媽外,班上有個阿根廷女生和我很好,每次放假的時候都會邀請我到她們家裡過夜,所以也和她的家人漸漸熟稔。當時她有兩個弟弟,一個小我4歲、一個小我8歲,其中最小的弟弟吉安尼得知我這趟要回去美國後,便約了我出來小酌聚聚。

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17歲,他只有9歲,還是個發育不完全的孩子,再見到他,已經可以合法的喝酒、是個21歲的青年創業家。由於他家裡有事,一直到將近半夜他才來我乾爸媽家接我出門,到市區內bar hop。

我不記得我那天喝了多少酒,只記得我們一間喝過一間,還因為不勝酒力在舞池摔倒,然後不斷熱吻到旁人鄙視的喊著 “Get a room!”(去開房間!);最後當我再度睜開眼睛時,吉安尼正在奮力的插入我。

這是我在國外住過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跟非亞洲人做愛。我感覺到他粗大的肉棒填滿我的陰道,他的龜頭甚至頂到我的子宮口。我又茫又錯愕,畢竟當天我的月事來,怎麼樣我都不會想到我們最後會上床,而且是跟一個,我最後印象還停留在他9歲時候的男人!

可是因為月經,讓我更是情慾高漲,我沒有反抗吉安尼,反而放任他使勁的插我。因為酒精、也因為高潮,我的世界天旋地轉,彷彿在另外一個世界。在享受肉體歡愉的當下,原先精神上的痛苦似乎都不復存在;那個瞬間,沒有自尊、沒有羞恥、沒有愧疚、沒有心痛,只有純粹享受高潮所帶來快樂的我。

「嘿!我覺得有點奇怪,畢竟當時認識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孩子。」

「別想太多,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我們彼此也都知道那個夜晚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回到台北之後的我還是不免的小小愧疚,畢竟吉安尼怎麼樣都還是高中好友的弟弟;但是他的回覆最終讓我豁然開朗的理解,已經是成年的我們,是要享受還是要後悔,所有快樂與否的決定權都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 而肉體也好、精神也好,已經邁入3字頭的我,想要的不過就是快樂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