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緣缺不緣缺。


文/櫻情緣缺


感謝偏認真的尋找,今天才有機會再執筆寫一篇關於Sink的文章。雖然是很直接的就答應寫文,卻是花了好一些時間思考,今天這篇文章,究竟能寫些甚麼呢?我開始思考,我的這三年。

這十幾年,關於性,終將回歸發乎情感的那吋吋絲絲。 

我對於性的啟蒙,算是早了些,十七歲的那年,陌生的人,陌生的性;第一次接觸的感覺,幾乎是從結束之後,就一直記得不是很清楚,是痛呢?或者是其他?說不上來,我的第一次,無情,也無理。接續的第一次戀愛,我開始學習著討好男人,吸吮舔咬,磨蹭親吻,進而到服從,離開了第一個男朋友,才發現自己依舊不懂甚麼是愛,到是性愛的部分,紮紮實實的用身體記住了;然後開始招惹各式的人,體驗不同的生活。我不知道我要什麼,也不明白怎麼樣能得到愛情,於是流浪。 

在情感的路上流浪著,我討厭直接大膽的邀約,我不明說,也不回應直白的動作,我喜歡經營自己,藉由網路虛無的特性,建立起我自己的形象,"櫻情緣缺"有人覺得她可愛,有人覺得他驕縱,不同的人不同的解讀,但都是我。 

三年前,寫過幾篇客座文章,發現在書寫自己的情慾故事的同時,也撩起了自己對自己的同情與憐憫,但我沒有後悔過,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選擇,和誰睡,和誰做,和誰談感情,唯一覺得可惜的是,我沒敢真心對待誰。那時候的關係,和誰也談不上愛,也說不上心頭,只能任由他們,走進來,然後拍拍我的頭之後,又離開了,沒有誰留下。 

Sink停擺的那一年,我遇上了他。 

他很溫,很輕柔的踩進了我的生活,每日的談話建立起我對他的信任及依賴,我需要他,當我覺得寂寞難過,當我覺得我需要一雙手,他一直在,只是他不能屬於我。抱持這樣的情緒相處了好久,我和他說過很多的故事,與他討論過深沉的話題。從牽手開始探索彼此,想將他揉進身體般的擁抱,毫不保留的親吻及撫摸,性互動很單純,卻不覺得單調,領著他,讓他帶我高潮,或是順著他,溫溫的感受他要給我的興奮,一次一次,發現我愛他。愛他包容我,愛他接受我,愛他全部,也想給予他全部。

慢慢的,我想我是改變了。 

變得不想再去招惹陌生,開始討厭網路上,彼此對談後,卻又失望的結局。雖然一樣愛撒嬌,一樣怕寂寞,但為了他,為了自己,不再把自己暴露在網路中,任人瀏覽後被慾望侵蝕。學著珍惜自己,學會疼愛自己,然後,學會愛人。在情慾這條路上,我走得太快太急,懵懵懂懂的闖進了,弄得遍體麟傷又得裝做沒關係,是他解讀了我很深層的疼痛,哄我疼我,這才讓我慢下來,去認真體認整個世界。 

寫這篇文章,特意書寫出這三年,由複雜走入單純的關係,未必代表我在慾望的世界裡少了樂趣,只是想記錄下,我在回想這三年的時間,這件事,影響了我往後的日子,過往的故事依舊在,只是從今以後,我的故事不缺憾,未來也許能寫下我們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