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永樂平和。

文/喬

偏來找我,說三年了要寫點什麼。
我算起來…也不過就是默默的當了半季的主座,
而且早在Sink收攤之前我就跑了,到底找我做什麼呢?

(好吧,阿偏來找我,賣個面子這樣?)

五年了啊,其實很長也很短。
有好有壞,有喜也有悲。

好的是,我回台灣了。

壞的是,欸,是,我私奔了。

(或許全天下的人覺得,少了一個人跟他們搶男女朋友?)


其實標題下的,是某次我跟帝王跑去宜蘭,說是要補度蜜月啦,
不過你知道的,我喜歡到處跑,
不用藉口我也會盧著帝王跑到些神奇的地方去。
然後,走台九線的岔路,走去了永樂車站。

永樂是個小小的站,只停區間車,很孤單的在岔路的最末端。
等我想完車站的細節,
我跟帝王已經坐在區間車上,手上拿著一張車票。

永樂<-->和平

「不對,是永樂平和。」
帝王拿走我手上的車票,指著起訖車站說著。
「永樂平和嗎?」
「很小的願望,」
隧道裡,火車的節奏很穩定,「可是很難達成。」
「是啊…」往帝王身上靠了靠,被他順勢抱過去,
「連我們…都很難…」

我們其實也沒有永樂。
我們也吵架,我們也懷疑過彼此,
遠距離很簡單,也很難。

我們也沒有平和。

私奔這回事情聽起來很古老,
但是沒想到我自己還是得走這麼一遭。
反正我們的工作都能堪堪養活自己,
一加一約略大於二。

區間車晃著晃著,大半個小時,從永樂晃到和平。
在和平車站看看摸摸,又再搭著區間車回到永樂。
很多人問我,阿喬,你這樣搭火車,有什麼樂趣?

沒有啊,只是為了搭火車,而搭火車。
或是說,只是為了跟帝王一起出去,不見得有什麼特別的目的,
就只是,兩個人在一起。

可以為了即將停駛的光華號,
兩個人假單一丟就跑到玉里等著老白鐵,
慢慢慢慢的從玉里晃到台東,
再趕著夜車回去工作。

可以為了說好的綠島行,在季節的最末拼著隔夜火車,
只為了在湛藍的海裡跟帝王看魚看珊瑚看著幾年之後可能就不見的台灣海底,
然後踢著水花笑笑鬧鬧收拾行李回到本島。

可以為了突如其來地想看森林,
被帝王騙去一個我也不知道的地方,
兩個人騎著車子邊看GPS邊找路的尋去神木群。

貧賤夫妻有沒有百事哀?至少,我們沒有。

在永樂車站外,帝王牽過機車,等我跟站務大哥講完話。
「在想為什麼我知道妳想搭車出去嗎?」
「恩?你是我老公耶。」不解地跳上後座,「不過怎麼選和平車站?」
「因為我是妳老公啊,」催了催油門,回到台九線,
「外套記得穿好,風有點大。」
天色很黑,但是他是我的光明。


所以好吧,我的日子過得很平靜。
沒什麼很香豔的好說,抱歉讓你們失望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