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8日 星期日

婚姻裡還能容下誰?

文/謎思瑞秋


我的臉書上標明:已與○○○結婚。

實質上在婚後 Sink暫時沉寂的這三年內已經演為一段開放式的婚姻關係;雖然一路走來的溝通過程並不算容易,但是最終仍然穩定下來了。有時憶起那段時間的憂心與煩躁,對比現在的相處模式,會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交往中但仍保有交友空間」,那是彼此心照不宣卻沒有明文標示的選項。

---

有人說選擇一枚情人是進入某種戀愛型態,選擇一位丈夫則是進入某種生活方式。捫心自問我們是否都選擇了適合自己的模式?得到的答案也許有是有非。

正在或者經歷過婚姻關係的男女或多或少都曾經為了婚姻和家庭犧牲掉各種層面的自由;或許你不太有什麼自己的時間和新認識的女孩約會、她每天沉浸在柴米油鹽之中幾乎都快要忘了如何打扮自己。婚姻版多少人夫抱怨在孩子出生前後就一直處於靈性/零性生活的狀態,又多少人在偷情版匿名寫下婚外性與婚外情的纏綿悱惻欲拒還迎藕斷絲連相見恨晚呢?

如果可以在雙方同意的狀況中對彼此坦承自己對他人仍有愛欲,不用偷偷摸摸、無須編造理由及藉口,你願意放下妒忌猜疑和佔有欲,全心的給予彼此的婚姻關係一個完全信任的可能性嗎?

原先我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愛情裡必然伴隨著獨占的念頭,但如果夫妻之間感情穩固到一個程度時,這也不是什麼遙不可及的想法。

在最初認識丈夫時,交往前他曾經說過:「我未必能滿足妳所有的需求,所以我也不介意妳喜歡別人。」當時的我只覺得這是空嘴薄舌。交往後莫名順利的共組家庭、結婚生子,當我重心放在孩子身上時卻忽略了丈夫的生理需求、當他為了這個家撐起辛苦的工作時也遺忘了我是個如此需要愛情的女子。

三年前的某個深夜,他審慎思考後開口提議將婚姻開放,彼此明訂出和他人的交往規則,在一切透明的原則下我們有權同意或否定另一半的次要關係對象。那陣子的夜裡我們都溝通到天亮,躺在床上臉靠著臉抱在一起哭,都生怕自己會被次要關係裡的婚外對象取代。每段婚姻都有其一套經營方式,或許這是最適合我們的,也確實在開始實踐後兩人的情感變得更透明、對彼此信任更深、漸漸懂得對方的需求。

---

這幾年愛了幾個人也換過幾個對象,嘗試精神性的柏拉圖之戀、也擁有過婚後倍感奢侈的甜蜜溫暖小約會,陸陸續續有幾個能說說心事的異性友人。這樣的我越來越知道自己在次要關係裡面需要什麼、喜歡怎樣的交往對象。透過這樣的歷程,開始明白自己的性情,以及自身與另一半喜歡及嚮往的生活方式。

三年前的我沒想過自己最終會成為婚姻裡swing關係的實踐者,而且目前的關係已經達到出乎意料還算不錯的平衡。

丈夫說:「我們只是選擇了我們相愛的方式,不因此變得更低賤或是更高尚。」然而,這樣純粹的關係讓我們各自有抒壓的時間與空間。

那你呢?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三年裡面改變了多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