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我的近況。

文/青龍

好久不見了,說到「近況」有一堆話想說,但真的說起來又沒啥好說,就來說個「故事」給大家聽聽,如有雷同,那就雷同。

<<< 開場 >>>

「妳怎麼這麼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體!」

一個焦急的男人在警局高分貝地訓斥一名少女。

「這又沒有甚麼,現在國中生體驗性愛很普遍,沒甚麼大不了。」

少女肩一聳,淡淡地說著。

「妳.......!」

男人顯然因為少女的一席話感到吃驚,高舉的手微微顫抖著。

「好了!不要激動,有話好好說。」一名女警趕緊拉下男人的手。

「我一個人辛苦養妳這麼大,妳居然就這樣和剛認識的網友上床,到底知不知恥阿。」男人忿忿地說著。

「我從小就是乖乖女,一直都很聽你的話,你希望我功課好,我也沒讓你失望,但我壓力很大,總想要找個可以放鬆的方式,作完後,我覺得很放鬆,可以好好開始讀書了。」

男人聽完勃然大怒,女警急忙緩頰,好不容易,作完筆錄,男人便帶著少女回家了。

「唉!好好一個女孩,就這樣被蹧蹋了。」小芳看著父女離去的背影搖搖頭。

「得趕緊通報社會局輔導才行。」小芳撥起了電話。

「喂!小華嗎?我這邊有個個案想請妳們關心一下。」

------------------------------------------------------

小芳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堅持不婚前性行為,因此許多男友因為這個原因和她分手,現在這個男友是同一分局的警察,對小芳的堅持並不在意,所以兩人穩定交往已經兩年。

「哈!哈!好癢喔。」阿強趁小芳不注意,從背後輕輕撫弄著小芳圓翹的奶頭。

「我幫你口交?」小芳含情脈脈地轉頭看了阿強一眼,蹲了下去。

每天早上,兩人起床時,總是會親密地互相愛撫身體,但盡管兩人再激情,小芳始終堅守最後一道防線。

【女人就應該把第一次留給丈夫。】這是小芳從小到大的信仰。

渡過一個忙碌的早上,吃過飯,喘了口氣,小芳忽然想起前幾天那個少女,於是撥了通電話給她在社會局當社工的好友小華。

「喂, 喂, 喂, 小華嗎?上次那個少女的情況怎樣?」

「啊..啊..討厭,等等!」一陣細小的悶音從話筒傳了出來。

「喂,小芳嗎?妳怎會這時打來?」小華聲音有些不悅。

「喔,沒有啦,妳不方便嗎?」小芳臉紅地問著。

「嗯,三十分後我打給妳。」說完便匆匆掛了電話。

「上斑時間還在跟男人調情,下流。」小芳厭惡地說道。

等了大概四十多分,小芳的手機終於響起。

「小芳嗎?不好意思,剛剛有點事要忙。」

「喔喔,不會啦,我才不好意思,我是想問問上次那少女的情況。」小芳甜甜地說著。

「少女?」「喔喔!!小羽,前幾天妳引介那位阿?」

「是阿,妳有去找她了嗎?」

「嗯,有阿,現在的小鬼實在可怕。」

「怎麼說。」

「我看她悶悶不樂,於是跟她說不要因為身體被玷污就有陰影,未來的人生還很長,要努力活下去。」

「妳知道嗎?她居然說:【我不是因為我嘗了禁果而悶悶不樂,事實上,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有錯,相反地,我覺得做愛真是太棒太舒服了,這麼好的舒壓方式我居然現在才知道。】」小華敘述著。

「甚麼!!怎麼這麼誇張,這孩子一定被朋友帶壞了。」小芳驚訝地說著。

「就是說,後來我再繼續開導她,我說:【妳怎麼會這樣想,妳是不是被威脅所以才這樣說?沒關係,我會保護妳的,跟姐姐說。】她竟回:【我真的不覺得怎樣,對我來說,這就像是去打一場球一樣,我才驚訝大家的反應這麼激烈。】」

「她肯定被威脅了,正常女性那會說出這種話,小華妳要盡力讓她把話說出來,真是可憐的孩子。」小芳說著。

「是阿,我也這樣覺的,後來我就一直開導她,但她堅持她沒事。我去查了下她的成績也很正常,所以就再觀察看看吧。」小華道。

「也只能這樣了,謝啦。對了阿強去找你拿錢了嗎?」

「阿強?阿,他回去了?上次欠你的那十萬,我已經給阿強了。」

「那就好,那我先忙了,掰。」小芳面露笑容。

『小華這十萬已經借了好久,阿強果然可靠,說要幫我要回來就馬上要回來了』小芳喜孜孜地想著。

------------------------------------------------------

「諾,這是小華還你的錢。」阿強將一疊鈔票放在桌上。

「總算要回來了,她欠了我好久,我都不好意思要了。謝謝寶貝。」小芳開心地給了阿強一個吻。

「小意思。」阿強親了回去,一手把小芳抱在懷裡,順勢愛撫了起來。

「阿....」小芳淺淺地呻吟了一聲。

就在阿強用手指愛撫小芳的私處時,小芳把阿強的手擋下。

「不要,結婚後再給你好嗎?」小芳要求著。

「喔,真的不要?」阿強加重力道。

「真的!!!」小芳臉色有些不悅地說著。

「那好吧!」阿強悻悻然地放開了小芳。感受到阿強的不悅,小芳趕緊安撫地阿強。

「好嘛,你對我最好了。」「好啦,知道了。」

於是阿強翻了翻身,便呼呼大睡了。小芳起身,把阿強脫在地上的衣褲收拾了一下。忽然一張白色的單據從口袋掉了出來。

「提款單?阿!!!」小芳瞪大眼睛,一股不好的預感出現在她心裡。

------------------------------------------------------

人聲鼎沸的星巴克內,小華和小芳面對面坐著。

「小華,我就直接說吧,你有沒有和阿強上床?」小芳咬著牙慢慢地說道。

「你瘋了嗎,我們是好姊妹,我幹嘛跟他上床?」小華急著說道。

「幹嘛 !?當然是為了錢。」小芳沒好氣地把阿強的提款單放在桌上。

「這是。。。」小華拿起單子看了一下。

「阿強領自己的錢給我,剛好和你欠我的一樣,你不是說你把錢給阿強了嗎?」小芳恨恨地說著。

小華沈默不語。

「你還有什麼要說?」

「既然你知道了。」小華淡淡地說著。

「十次!這是我和阿強的交易,上次已經扣了一次了。」

「你!!!」小芳紅著眼眶。

「不要怪我,你自己為了那無謂的堅持,讓我輕易就引誘成功。」小華喝了口飲料,撥了下頭髮。

「你怎麼可以拿性來交換金錢?真無恥!」小芳破口大罵。

「怎麼?你可以拿性當作婚姻的交換條件,我拿性當作金錢的交換條件就該被你罵賤?」小華冷淡地說道。

「妳!」小芳站了起來,高舉的手準備朝小華的臉頰揮了過去。

「兩位姊姊。」一個清脆的聲音同時進入小芳和小華的耳裡。兩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源頭。

「小羽?」小華首先認了出來。「你怎麼在這裡。」

「運動囉。」小羽兩手各挽了一個男孩走了過來。

「我們要走了。」小羽轉過頭來,甜甜地笑著。

「我也許不懂的珍惜自己的身體,但我很健康。」

<<< 劇終 >>>

「能夠簡單地去認同別人,尊重他人的選擇,我認為是很棒的一件事。」

                 青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