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My Precious。

文/偏執狂小姐

To All sinker:

身為主題的主要召集人,
放在最後一篇似乎是慣例XD?
(副手是梅子跟妞,非常非常感謝他們這段時間的幫忙,
尤其是妞,因為我已經不上花魁了,
花魁轉文的部分都要請他代轉。)

同時也感謝每一個願意答應我寫稿的過去夥伴們,
因為重新尋找與連結上你們,使得沉寂三年的S.ink可以重生,
先不論這次的復活可以持續多久XD
我對此實在非常感恩,很高興自己還有機會與大家一起寫日記:)
希望今天過去以後諸位能繼續關注S.ink,讓我們與你/妳共度。

其實我在這些年過的跌跌撞撞,
真要說,或許能用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句帶過,
但,想說說這三年來最想說的事。

---

兩年前我就見到了那人。

2012年9月8日,sink S3結束很久之後,
我去看了皮繩愉虐邦,夜色繩豔的繩之音演出。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

可是那時我並沒有機會與他接觸,
直到今年年初因為去了第一次脫殼,
開始真正出入各種皮繩的活動,才跟他有了交集。

可是充其量也只有打打招呼,僅此而已。

時隔半年,我終於有機會認識他。

在那個一個月一次的聚會那天,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才跟他照過兩次面,這次打招呼也才第三次,
根本就不算認識,只是看著他與人對話的表情,感覺他好像很不開心,
於是我想也不想就一頭撞進了他懷裡,
他的手一碰到我的臉我就覺得自己像被電到,
毫無原因的我就賴著不走了,其實非常厚臉皮。

那天他的觸碰,讓我整個人神智不清,
只希望可以再見他一面。
不只厚臉皮,其實我還非常的花癡吧。

也還好沒有被他推開就是了(抹臉)。

當下我連他是否有對象都不知道,
我連他是否喜歡我這樣的人也不知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清楚,只曉得他情緒低落,
可能因為我的親近開心了點;
他喝的有點醉,或許他醒酒以後就會忘記這一切?

聚會當晚我輾轉反側,
想著他更想著告別前他說可以私底下聊天,
臉書上他的訊息視窗被我開了又關、關了又開,
猶豫不絕了兩三個小時,我還是敲了他,
硬著頭皮壯著膽子問他能不能再見我一次。

「好,妳來吧^_^」

那個晚上的時間過的好慢,也沒有睡好,
照著他的說法,在捷運站出口發呆,
看見他來接我,我連大氣都不敢喘,跟著他一路走回家,
已經忘了自己多久沒有這樣的感覺,光只是見面就手足無措。
僅僅只是他似笑非笑的跟我對坐,這樣的眼神,
我都能感到臉頰發紅的熱氣。

我其實真的是個容易膽小退縮又糾結的人,
可是喜歡上了,所以鼓起勇氣一次又一次的,
希望自己能更親近他一些,
或許喜歡的情感才能促使一個人學著勇敢。

第一次私底下見面,
他對我說的話我還記得很清楚,
我看過很多人聽過很多話也遇過很多事,
但是能誠實回答且不口是心非的人真的很少見。

第二次見面,他說他踏進這圈子,
看的第一個blog就是梅子的補上慾望的缺口,
再來就是已經停擺的sink,
因此連到了我為了記錄自己過去日記而開的blog,
把我的文章一篇不漏的看完了。

我沒想到在我對他有印象的同時,他也知道我是誰。
而且是一直都知道我。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到見面第九次,他終於牽緊了我的手。

我後來問他為什麼,因為我隱約認為他接受我,
對他來說是一段自我詰問的過程。
各種反思或者觀察的情緒也許都不曾少過,
有一度我甚至覺得自己為難了他,
就算我很清楚,他並不是一個會輕易被為難的人。

「是不是你決定的那當下我說了什麼,打開你什麼開關?」

某天晚上我這樣問他。

他轉頭看看我,像是那天晚上一樣的,緊緊握著我的手,
沉吟:「也許妳撞進我懷裡那天,開關就被妳撞開了。」

不只一次我都會因為他說的話而哭泣,
每一句他說的話我都認真地記著,
盡量想要一字不漏的寫下來。

「我真的很佩服妳寫這麼多字。」

「我只是把你對我說的話記起來而已。」

不只一次我都會無法抗拒他看我的眼神,
他什麼也不說,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就勝過千言萬語。

但愈感到幸福我就愈害怕,愈是幸福,
每當我張開雙眼看見他的睡臉就好像清醒才是夢,
我其實真正睡醒就會發現一切都是泡影,
多少次我都曾經失去過原本屬於自己的人事;
這樣活在天堂般根本如履薄冰,
總會讓我感到不真實。

可是每天每天,我張開眼睛看見他睡在我身邊,
感到他的體溫跟他摸摸我的頭,
出門臨去輕輕一吻,也不吝惜擁抱的額度。
回到家看見我蹲在家門口等著,他會露出微笑。

甚至睡在他身旁,我的夢還會出現他的人...
我知道這對我來說有多大的意義,
身邊的人會說我對他很好,我反而覺得那是因為他對我也非常疼惜。
我所能做的,只有盡力回報他的好。

「我剛入圈的時候,認識一個D/s系的男S,
那時我對D/s還懵懵懂懂,只確定我是這個傾向的,
但是D/s確切到底是什麼?對我來說還是一個謎團。
所以我問他到底什麼是D/s?他只回我一句話:
『我開車,奴上車以後馬上脫光,這就是D/s。』
我當時不懂,心想這怎麼可能?
可是現在我知道的確就是這樣。」

他說完,凝視我無語,
我心領神會的點點頭,窩進了他的被子裡。

明天過去又是新的一年,
我期許自己能跟緊他的腳步,專心的跟著他前進,
這些小心翼翼又平淡的情感,比起什麼轟轟烈烈都還要實在,
或許這才是遇見一個人最好的時光,什麼叫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都在他身邊體會到了。

曾在情感旅途中所受的創傷,因為他而雲淡風輕。

年初第一次去過脫殼我曾跟Lilith聊天,
她也是在我這個年紀遇到了她的另一半。
之後我激動的告訴妞,終有一天我還是希望遇到這樣的人,
妞跟我說她真的很想我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對象,因為我的未來還沒有底定,
甚至寫了一篇文章祝福我。

這三年,多少次多少次,我看到很多聽到很多體會很多,
走錯很多路,遇錯很多人,
總是經常想要放棄,
放棄找一個是主人,也是另一半的對象。

對每個SMer來說,心目中都有自己的SM世界與樣貌,
每個SMer渴望的SM關係也不盡相同,
於我,這樣的對象就是我的夢想,
當我不再去想、心灰意冷、遭逢家庭重大變故時,
一切卻毫無預期的成真。

與他的相遇圓了我的夢。感謝他選擇了我,感謝他願意拉著我的手。
給我一個名字。

「一個家我可能養不起,但一個妳我還是可以的。」

他摸摸我的臉,笑彎了眼睛,「我撿到一個寶,有各種多功能。」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才是我在這茫茫人海中,終於尋得的那塊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