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sink這道門。

文/安琪拉

我是個看似乖巧的色情狂,身體跟思想是由滿滿的色情組成,很難感到滿足,永遠飢渴著,但我總是壓抑著,很努力的去扮演好一個乖寶寶的角色。那年我剛離開校園,步入職場,被可怕的工作量壓得幾乎無法喘息,忘了自己是怎麼開始讀到S.ink了,對我而言那些日記像是生活中的大麻,更滿足我壓抑在心底的慾望。

就像是從窗外偷偷窺視著方格內的各種秘密,主座們那些被揉碎的回憶,壓抑著的、瘋狂的、純真的、失控的、遺憾的...每一篇都是我珍貴的床邊故事,在每晚眼皮闔上前,感受那另一個世界的風景。停載的那陣子我感到深深的失落與不捨,後來偶爾我仍會回頭看看過去的那些文章,甚至當作自瀆時性幻想的題材。

三年過去了,blogspot的更新就這麼停滯著,那個世界就這樣漸漸被我遺忘,我也離開台灣開始在國外定居,準備嫁作人妻,直到3個月前S.ink 臉書粉絲頁出現了一則難得的更新。

「嗯...不是新故事啊…」雖然帶著一點失望的還是點了進去。

那是一個分享座談會的活動通知:「國際BDSM愉虐見聞分享座談會」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的,忽然好想去看看,反正星期六下午一個人閒著也沒事。雖然很緊張,我還是鼓起勇氣一個人走進去了,然後默默的坐在那兒滿臉通紅的聽完兩小時。

聽完以後滿腦子都是好想試看看,好想被綁看看,好想好想…壓不住滿腔想嘗試的慾望我一夜無眠,我很冒昧的寫了信,給當初活動通知上標註的聯絡人:「我好想被綁看看,可以嗎?」

然後我終於在送出信的那刻明白,雖然總說我思故我在,但我的心從來不想按著理智行動的,擁抱思想的靈魂要怎麼讓它按部就班?它持續在裡頭躁動著抗議著,那些我過去努力壓抑著的,無可抑拔的慾望,從來不是為了什麼,而是為了失控,它跟我一樣任性,跟我一樣想要自由,它想要飛。

就這樣,我不小心的打開了一扇關不起來的門。
就這樣,走了進去,毫無防備的。
成為窗格內的一景。

終於我也開始寫了,寫著屬於自己的,情慾交換日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