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0日 星期六

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你

「如果可以讓妳選擇,妳會希望怎麼樣的狀態跟妳喜歡的人相遇認識?」
好像在曖昧中好像沒在曖昧的小牧星期二深夜在skype上問了我這樣的問題。

夜裡總會來杯威士忌的我當時有點醉意,思考略緩。『叙叙曾經說過希望高中時遇到我,希望第一次性經驗的對象是我。這樣他就能在那麼青春的時候體受到性愛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

停下來頓了頓再啜飲一口烈酒,繼續說著:『我呢……其實覺得遇到他的時間點很好,因為更早之前遇到我我可能不會珍惜他。婚前的我有段時間是不太想談感情的,很愛玩、講求新鮮感、喜新厭舊。』也曾經傷過一些人的心,思及此又遲疑了一會:『從前的我不會懂得欣賞對方的真誠,主觀認定那些都是理所當然的全配,會覺得那就是基本的、必備的;現在懂了,原來感情裡要做到絕對的真誠確實很困難。』我倔強的噘起小嘴,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結論是婚後我遇到誰我都會對對方真誠溫暖。我挑選對象很謹慎,不想浪費時間在不值得的人身上、不喜歡的人我也不會勉強自己接受;因為很難被感動,我這個人並不是能夠日久生情的類型。一開始喜歡就註定後面會一直喜歡、一開始沒感覺的話,之後也不會有好感。總之還算蠻清楚自己要什麼。』小牧說:「真好,很羨慕妳知道自己要什麼。」


這段對話讓我想到一個問題:什麼時候才會是我們相遇的最佳時機點?


叙叙希望高中能遇到我的原因上面提過了。K則是提過:「我希望早點認識妳,這樣妳可以在感情上少吃一點苦。另一方面我也可以享用到當時還稚嫩年輕的那個妳。」我嗤之以鼻的輕笑:『但是那時候也根本不可能長期交往到與你步入婚姻,再怎麼說也只會是露水姻緣而已。況且…年紀輕輕的我性技巧應該蠻不怎樣,大概也沒辦法讓你沈迷流連到決定娶回家供養吧?』假設性的問題變因很多,那些推論都只會發生在平行宇宙。


---

上面的閒聊讓我想起了這段回憶。

七八年前Lee在退伍前認識了我。我呢,因為喜歡他,所以陪他面試、找房子、幫他打包整理和搬家。至今回想起來當時是怎樣的交往關係,連自己也還是一頭霧水。這大概是我最迷糊的一次戀情,也或者不能算是戀情?


第一次約會就是陪他去面試;炎夏裡為了解渴喝了去冰微糖的葡萄柚綠茶,頸腕間散發出來的氣味恰好也是葡萄柚前調的香水。他一邊開車一邊說:「妳好香,而且好看。」面試後他屈身靠近副駕駛座品味了我唇齒及肩頸間的清新葡萄柚氣息,並且用指尖悉心憐愛我身上的每一處光滑細緻以及每一私密皺摺之處。此後的每次約會他都會為我帶上一杯去冰微糖的葡萄柚綠茶,那是他記憶裡專屬於我的香氣。


我著迷著和他相處的每個時刻,即使只是沉默著也開心。MSN上的他寡言,但我絲毫不介意,他生不出話題、那就我找話題啊!完全是一種幾近倒追的模式。Lee雖然話少但總是精闢,隨便一句就能切進重點直指核心;對我蠻囉唆,總是吩咐著要早睡、要吃藥、要好好吃飯,雖然理解那是基於關心,可是我蠻任性的,總是不太理會,這點讓他很是頭痛。至於他,他什麼都好,相處上也沒什麼明顯的缺點,只是個性過於跳tone,一直讓人摸不透脾性。


當時的工作是在百貨公司站珠寶專櫃。一身簡潔又精神的直挺黑襯衫與黑色絲質西裝褲、踩著黑色細跟鞋的我,輪完早班就小跑步急著下班,拎著一大袋早就為他準備好的日用品,在餘暉消失之前搶時間趕搭高鐵到他所在的那個工業化城市。那天是他生日。


在他棲身蝸居的小套房裡,我們一起簡單的吃了附近麵店外帶出來的乾麵和切盤小菜、共飲一杯葡萄柚綠茶;即使已經夜了也沒有開燈,那是一種摸黑共食的樂趣。吃飽之後稍事休息,他輕聲詢問我是否要洗澡,便為我戴上了眼罩、領我進毫無光線的浴室。很明顯的,今晚我會是他的生日禮物。

踏著冰涼潮濕的地板、憑著不甚清楚的聽力來判斷水聲才足以臆測他所站著的方向。他很安靜,我毫無遮蔽的軀體任他的一雙大手時而溫柔時而粗野的撫摸,從脖子到鎖骨、自雙乳至腰際,完全看不到的興奮感淹沒了我;他壓低了嗓音說著:「張開妳的雙腿,我要幫妳洗乾淨。」以手指餵食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後他擦乾我帶著水珠的身體及溼透的髮,要我一絲不掛睡在他身邊,卻始終沒有進入我。


我和Lee因為我的小任性和傲嬌而開始減少聯繫,加上長期下來都是我單方面去找他,他又不明顯表示對我的喜歡,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漸漸地感到沮喪與退卻,我的理性告訴自己他可能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喜歡我;為了避免自己受傷,應該是時候退場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之間的共同好友對我說:「他非常喜歡妳,但無法愛妳,因為妳和太多男人上過床了。妳有太多的過去,那些妳身上的包袱對他而言非常沉重。」當聽到這樣的話時,我眼眶裡都是淚水,也終於理解他從不真正進入我的身體與我結合的原因。為此我感到屈辱,不是因為我和哪些人上過床,而是他的道德觀將我定位成為怎樣的人,即使我知道自己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個樣貌,但也不想再多做解釋。


---


最近,Lee又設法與我聯絡上,表現出想對我好的姿態,或許就是希望能彌補什麼;無視於我的冷淡回應,他盡量展現出友好與關心,但Lee聊著聊著最終還是說了:「妳少來了,妳明明知道自己對我而言有多特別。如果我們之前能更早更早點遇見,我們那時會常常見面、常常相處、也會常吵架。也說不定會有未來。」他無法理解的是沒有那些他嗤之以鼻的我的曾經就沒有當時令他意亂情迷的我,那些過去都是造就我個人魅力和人格特質的一部分。我無力扭轉那些過往,也覺得沒有必要,只能悶著聲搖搖頭說:『我只相信確實會常吵架。』


"什麼時候才會是我們相遇的最佳時機點?"
曾經問了自己很多次,
最後周折反覆的想了想,
只相信相遇的那個當下就是這段關係裡最好的時間點,
人與人的相遇絕對不會毫無理由,
那必然是要來帶給我某些成長的,
所以我願意在與戀人還能夠相處的每個當下
盡力的愛,以 心靈 或 身體。


1 則留言:

  1. 配圖很好看,是哈姆雷特的歐菲莉亞?為什麼用她呢?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