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我帶著妳在荒野中迷走(之一)



接到妳的電話,要我走出圖書館陪妳去逛逛。

傍晚的校園,運動場邊不知何時開始出現賣物攤。 陪妳排在領取學生會發放冬至湯圓的隊伍中,從側面看著妳的表情,感覺淡淡的雀躍傳過來。不是不能或不想同理,而是那個能被此時氣氛感染的器質,多年前早已丟失在名為成長和整理的漩渦之中。

即使如此,看著妳因為園遊會活動而高興,我也覺得此刻是美好的,一定。 

牽著手時,我其實很喜歡摸著你無名指上,代表你日常生活那一面的,與他的定情戒。 

捷運站。
分別的前三分鐘,害羞的笑在我耳邊說 :
「和你做愛真的很舒服,以前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我心底激起一絲絲罪惡感。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總覺得妳的舉手投足間隱隱散發出一種期待,或著說是對不知名事物的凝視。 想起又一個月後,在北美館二樓的某處,一起坐在黑色的房間裡看著由反複殘留文字和片斷攝影形成的短片,因為畫面語焉不詳,讓我們都找到了理由繼續待在那片黑暗上。

記得我的手指開始穿過妳的髮間開始撫弄妳的頸子的時,妳加重的呼息讓我下定決定吻上妳。妳沒有拒絕。於是我碰上妳那小而薄的嘴唇,間斷不停的舔勾吸纏,我知道,我可以帶妳去那妳未曾去過的關係裡了。

 我們發生第一次的時候,很惡劣的我用了妳在上位的姿勢。 我說,如果妳真的要拒絕,那麼只要起身,離開我。是的,我沒能讓妳拒絕,因為其實我也不想要妳拒絕。但其實我也不確定我準備好了沒有,同時照顧妳我的感受。

妳屈服了,很不情願的讓快感說服了妳。這是我的勝利,但我想實際上我也只勝利了這麼一次。 

妳說,不希望這只是個要躲藏的關係,至少這樣讓妳替我感到委屈,覺得對我不公平。聽妳這麼說的時候,覺得妳再替自己找出口,也許在這關係裡妳才是主動的一方。

 某夜你在即時通訊軟體上,和我說儘管你離不開他,視他為家人,但仍執著於他過去曾經有的女友,以及你們之間的不協調。性在你們之間像是一方的索取和另一方的忍耐,兩者落差的痛苦,大概就是妳寧願以這種形式和我享受愉悅的理由。 

之所以能帶著妳進入這種關係,是利用著妳的期待,合併著我的引誘。是我半強迫的讓妳開始學習身體的快感,或是說,讓你知道性和做愛也可以是這麼欣快的感覺。也開始教妳,不要因為身體的感覺而感到羞恥。 

但我想我並不是真的感到罪惡,畢竟我已開始習慣引誘,以體驗之名帶領他人走向情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