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8日 星期日

:)

文/Ann


在打字的之前,才莫名其妙地哭了一場,說真的自己也不懂這眼淚為什麼流。只是哭完之後舒服多了,也才覺得應該要留下些甚麼。

(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態)

跟Y認識已經七、八年了,我沒有試圖走近他身邊,但是也總在他身邊陪伴著,以某種微妙的方式。不是不想,而是我了解自己,越靠近他只會越容易被強烈的寂寞跟不安侵蝕、吞噬。從認識他開始,他就是個寂寞的人,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頹廢、愛自由、有著強烈無法抒發的情緒,因為這些個性,他想愛人卻又放不開手追求,受限於自己畫的框框,我就只是這樣在旁靜靜地觀察著他,一次一次的傷了自己還有那些試圖給他甚麼的人。

「頹廢混雜著煙味 我滿臉鬍渣 在自得其樂的世界 頹廢我微醺的醉 對鏡子傻笑 臉上的快樂很直接 頹廢在最深的夜 一個人獨處 我竟然會愛上那種感覺 安靜的 很絕對」

這是我每次聽到就想到他的歌,不過Y當然也不全然只有陰暗面,只是陰暗面給我的感覺太強烈,大部分的時候他還是個講話風趣、洞察事理、讓人目光想追尋的人,就他表現出來的,都還是滿正面的形象(笑)。

我們碰面的機會很少,也許兩三個月也許半年才有機會碰上一面,我喜歡靜靜地陪在他身邊,看著他的一舉一動,但是我總忍不住想說話打破那寧靜的美好,那個時刻總是太不真實,讓我無法坦率的接受。我喜歡他打從心底笑的時候的樣子,那也是我在他身邊時的唯一目標,希望暫時幫他撥開盤繞不去的烏雲。

躺在床上枕著他的手臂,他的手掌在我身上游移著,一點輕微的碰觸或挑逗都會讓我想要更多,他的碰觸很溫柔,卻又巧妙的引導我想著下一個動作會帶給我的刺激,時而輕時而重的力道讓我很快地就有了反應。

「妳在上面吧,你在上面可以自己搖到高潮。快到了要說,我們一起。」我喜歡他的呢喃,在過程中的輕聲,會讓我分不清到底是腦袋被身體控制,還是根本沒有思考能力這回事,隨著腰部的節奏加快,我知道自己已經快高潮了,不過很明顯的他還沒有,但我無法克制的只能癱軟在他身上任憑他擺佈。跟他的次數不多,卻每次都輕易被弄到高潮,他的呢喃哄騙讓我願意短暫沉溺。

回想每次碰面其實都印象深刻,總有些甚麼笑容被留下,只是分開的擁抱還是不免沉重,沒有愛情,純粹是我對他的一點憧憬,縱使人生再糾結,我還是喜歡他的笑臉,也希望他能這樣一直微笑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