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喝咖啡看電影

文/藍玫瑰



認識這個人應該也有幾年了吧,在網路上的認識,一直沒見過面。以過往見網友的經驗來說,沒有真實面對面就好像這個人少了一塊似的,不完整。不是一定要挑長相還是挑陰莖大小,而是在真實面對面這個人的時候,可以感受到他的聲音、味道、觸感、氣質、行為等等,至少見過一次面,記憶裡那個人形才是完整的。瀏覽到他的有趣發言,我突然好奇了起來,傳訊息過去聊聊看看有沒有機會見個面吧?

『我覺得很多感受是網路上感覺不到的。對於網愛、電愛、網調這類,對我來說,心情上像是在看小說(或寫小說),有點有趣但不會真正進入情緒。』
「我也喜歡真正的接觸,哪天有空一起喝杯咖啡?」

嗯哼,約定要見面後好像就想更多聊些什麼,

『我想看你推薦的小說,可以嗎?』
「那一本?」
『不知道,就你喜歡你推薦的。』

有些人說看電影看小說都是自己的事,不過我喜歡有人一起看。就算不是肩併著肩那樣一起看,當有共同看過一部電影一本小說,再一起討論時,就像是擁有了共同的語言,一起去了那個世界旅行。

「我上次有看一部日本老SM電影,妳有興趣看看嗎?」
『有~』
「字幕是英文版,但還滿淺顯的」
『蛤,英文看很慢...... 』
「不然我們在咖啡店一起欣賞好了」


這間咖啡店沒有招牌,柔和黃光洋溢著溫暖,我們脫下大衣挑了個靠牆的位置,依偎著筆電螢幕喝咖啡看電影。

這部電影是《団鬼六 縄化粧》 (1978),加奈子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溫柔婉約的照顧家庭,然而單調的生活讓她覺得乏味,總覺得生活中缺少了點什麼。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三年不見的好友邀請,參加好友丈夫的繪畫展,那些畫作上,有好多繩縛著的女體!!!

我身上的衣服是見面前他指定的,短裙、丁字褲、大腿襪。咖啡店裡輕輕的音樂飄逸著,老闆在斜對角的吧檯上準備著料理,我們隔壁、與店門口那分別還有兩桌客人,我與他在這桌貼身靠著,一人一付耳機的看著 SM 電影。耳機我只戴單邊,每當我有點跟不上字幕看不懂時他會低聲在我耳邊翻譯補充。畫面上加奈子去了好友家,看到她與她藝術家丈夫的 SM 互動驚訝得嘴都合不起來,我有點瞧不起著地想這樣就驚訝喔,真是鄉巴佬。

結果電影後面兩對夫婦開始一同 SM 、進行女犬調教、還找了大狼狗導師來跟女犬一起享樂,啊,獸交嗎,雖然電影是用借位拍攝並沒有實際獸交抽插畫面,但看著大公狗與女體交疊喘息的畫面還是讓我好震撼啊,換我嘴巴合不起來了。他已經看過這部片,只是陪我再看一次,看我驚訝的反應摸摸我的頭,笑著。

咖啡店很溫馨,電影很淫糜,我們一起享受著這樣的大反差,用咬耳朵的方式竊竊私語討論著情色話題,
「會不會覺得她們學狗很蠢?」
『不會喔,我覺得很可愛,很好看,這男人教都不教幫女人戴了項圈就覺得她什麼都學會了比較蠢。』
『欸,為什麼一定要是狗啊?養一個家畜物種還是人類可以嗎?』
『喔喔喔她皮膚好好喔好羨慕』

電影演到兩個女人,噢不,是兩個女犬有個競賽,比賽爬行速度什麼的,贏家穿著穿戴式假陽具幹著輸家,
『贏的人反而被處罰了吧!假屌幹人很累又不爽啊!』

電影演到兩男三女五P,有一個女人被放置當作燭台,她獨自感受著熱蠟融化又重新在皮膚上凝結,眼前兩對男女幹得火熱,
『這才是處罰吧她好可憐噢』

哎呀,其實好像是只有我一直講著心得(艸),他的手不時捏捏我的大腿,不時摸摸我的頭,我們說好今天第一次見面不往裙底探。
「我覺得日本早期這種三級片很有味道,不像現在的畫面很精緻劇情卻多在惡搞。」

看完電影時間也差不多了,離開溫暖的咖啡廳,風一吹裙下,我很明顯的感受到內褲已濕黏,但我沒有急著想立刻解決他。那種第一次見面有點陌生的矜持與曖昧,將會是未來美好關係的好基礎吧?

『我喜歡今天的電影行,謝謝』
「下次,你穿尿布,我們去電影院看電影,整天都不准去廁所,如何?」
『好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