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帶球走

某天我在房間工作,小喵在外頭客廳做事時,我突然看到FB跳出了一段訊息。

「當M的原則和主人違背時,是否還要繼續聽主人的?
  M的信仰被主人否定時,是否還要繼續聽主人的?
  M的慾望被主人壓抑時,是否還要繼續聽主人的?


嚇了一大跳的我,急忙點開繼續讀。


>>>>>>>>>>>>>>讓我減肥,不要繼續餵胖我了。



又好氣又好笑的我立刻衝出房間要去修理她……至少也要狠狠吻個幾下。

S的角度來說,我當然喜歡欺負她,當然喜歡調弄她,更喜歡虐她。不過身為她的主,對M有保護和關心的責任在。不乖的時候,就算把她打的屁股開花,但她的腰、她的腿,她應該要完整無缺的部分,就必須得完整無缺。

我以前覺得這種樣子是一種矛盾的組合,難以平衡。但現在我覺得不一樣了。

上週,其他的主座們都去繩會大相會的時候,我正在享受加班後的午後。

明明該出門的小喵開關被打開了,變成了色小喵。黏來黏去的好一陣子不肯換上衣服出門,反而還脫掉了。「主人主人,幹小喵嘛。」

「好阿。」我隨手拿起旁邊的聰明球,走進浴室。發現頓時不太對的小喵在後面急,「你要幹嘛~~~~~~」

聰明球要洗,還要好好的擦乾。因為小喵說不夠乾的聰明球會有很大的摩擦力,下面會超痛。我是打算要欺負她,但細節上我也要照顧她,這不矛盾。

因為上次不知道要擦很乾時,她說「笨主人!」 嗯哼

把喊著救命的她按住,裝球。小喵柔媚的拗動著,一邊說:「阿阿…還不夠濕,進不去啦……」

哪有,我都已經感覺到了,不過還是又補充了一點油液,然後把整顆球塞入。

OK,你該出門了,就這樣去吧!」說完我就回房做事去了。

一分多鐘後,只穿著長版休閒衣跟小褲褲的小喵跑過來說:「主人~拿出來啦!」

「不行」

又過了五分,已經穿好外出服的小喵又跑來問:「拿出來…」

「不行」

外面傳來各種打字聲,訊息聲,LINE,又過了幾分鐘後,背好包包的小喵跑了過來:「壞主人!!」打了我一下就出門了。


好不容易工作完成的午後變的清閒起來,我把三隻貓的午餐張羅好。打了個電話給外面的那隻。

在哪裡喝咖啡談事情的樣子,聲音很精神。問了晚餐想吃甚麼後,掛了電話。

聲音很好就不用擔心了,我開始弄晚餐。

直到回來吃完晚飯,我才問她:「球球呢?」

「包包裡,我好怕它不小心掉出來喔!」

「哈!」我笑問,「妳撐到哪哩,才拿出來。」

又被她打了一掌。

身為一個S,愛欺負自己的M,是正常的。
身為一個主,愛疼自己的奴,也是正常的。

不矛盾,都是愛。

於是我走了出去。到客廳,捧著她偷笑的臉一連親了好幾下後問她,「明天的蛋包飯,妳想吃兩碗份的,還是三碗?」。

「你很賤欸!」小喵大笑:「快去回覆在FB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