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項圈。


之前跟還不是主人的J見面時,我曾這樣問他:

「如果我跟隨你。我可以在身上刺你的名字嗎?」

『妳想的話可以,但我覺得沒必要。』

「為什麼?因為你不喜歡?」

『對我來說,妳如果被我收了,項圈對我來說才有象徵意義。』

直到確認關係以後,J交代我問一間,
開了好幾間分店的皮革專賣店有沒有賣項圈,
那間店在台北有五六間分店,我一間一間的打電話問,
結果講電話的同時覺得間接因為J的指令被調教了...

店員:喔,我們的項圈有黑色、藍色跟茶色系~
請問小姐你是要買給狗還是貓的?size不同有差喔!

偏:(忽然有點緊張)呃、呃、呃是狗...
(內心想著真貓的脖子應該很小,說是貓應該會往反方向去)

店員:那小姐請問是小型犬、中型犬還是大型犬?

偏:呃...大型犬吧...
(內心一驚,說自己是大型犬感覺好奇怪又好害羞。)

店員:那請問小姐知道犬隻的脖圍長度嗎?
我們的項圈最長是50公分,要確認犬隻的脖圍blablabla
(開始批哩啪啦講解)

偏:嗯嗯嗯嗯(我想要掛電話...)

緊張的掛了電話換打給主人,
主人聽完我的敘述笑著說:『嗯,應該算大型犬吧?』

「我是貓啦!」

『哈哈哈。』

分店的店員先生很專業,但是我作賊心虛=.=
聽了他專業大幅長時間的講解,但是聽來聽去又再三確認色系後,
發現沒有自己想要的紅色,從我踏進圈子開始,
我就一直對項圈這個物品有一個既定的夢想樣貌。

J也覺得紅色比較適合我,所以我只好繼續再找我們兩個都喜歡的項圈樣子。

跑去告白主奴發了上面那一小段對話以後,
事情還沒完,所以才有這篇文章,
自己又開始蒐集項圈的資料,終於找到了一間賣真皮寵物項圈的店,
找了一個時間就跟主人一起去了。

結果我自己又在買項圈的對話中犯蠢,把主人室友養的狗拖下水,
正常人類通常還是需要戴大型犬的項圈,
我可能緊張過頭或者脫線過頭,店員問起我們養的是什麼狗,
大型犬就是黃金、拉拉、米克斯這種制式說詞,
我卻很坦白的說了主人室友養的狗的品種...

那是一隻中型犬...

帶著買好的項圈離開店面,主人忍不住打量我:

『大型犬是吧?妳說說看柯基哪裡大了?』

是的,柯基再怎麼樣大隻還是中型犬,
我捧著打卡送的兩包寵物餅乾遮住臉:
「萬分抱歉,為了她被我拖下水,這是我上繳的貢品,嗚嗚。」

『笨笨的不會說米克斯還是黃金啊?』

我真的對狗很不熟啊...
結果店員因為我的胡說八道對「大型柯基」產生興趣...
還一直希望我拍照給她看,(標準禍從口出)
主人又說:

『所以妳的項圈要先給狗戴著拍照囉?』

「呃......」

回到家以後主人還告訴了其他人我把柯基講成大型犬的事情,
一講就是講了好幾天,我完全是一個自己挖洞給自己跳的概念...

但是...戴上項圈的感覺很踏實,感到自己真的屬於一個人也很踏實,
被主人扯著項圈講話的時候,因為扯著項圈而忍不住眼眶泛淚時,
不只一次覺得自己被掌握,瞇起眼睛聽著耳朵旁主人的悄聲耳語;
我想我終於明白主人為什麼喜歡項圈多過刺青的原因。

就算刺青是一個一輩子的印記,
可是項圈終究是主人賜予我,有他也有我的名字的象徵物,
跟主人出門想著該不該把項圈拿掉,最後還是選擇圍上圍巾的時候,
都會在我心裡擴散出一種「我是某人所有物的思維」。

或許終有一日我還是會刺青,設計一個主人喜歡我也喜歡的字體,
刺在耳朵下面,這樣我撥頭髮或者綁起來別人都看得到;
如果別人問起我,我會告訴他們。這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的名字。

但是現在,主人親手幫我戴上項圈那一晚,
我知道那對我跟他來說,項圈都是一種重要的物品與儀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