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探索

文/藍玫瑰


赤身裸體地跪在這個人面前我有些緊張,膝蓋清晰的感受地板冰涼,眼神不知道看哪好最後落於地板。儘管,已經在網路上聊了許多大尺度的話題,講電影裡最吸引我的畫面是什麼?講一次又一次的春夢與讓我濕得一蹋糊塗的性幻想、轉貼情慾照片鉅細靡遺地描述自己腦補劇情、回想小時候是什麼契機發現自己有些奇怪...。現在,這樣真實地跪在這個人面前,我只覺得心跳好快,腦袋一片空白。

今天的第一個遊戲規則是「不可以使用手」。 十分鐘前上他的車,我的雙手就被銬到了身後。失去了手,我看著安全帶猶豫了下,用嘴巴咬住拉到身前,卻無法扣起來,他冷眼旁觀看我挫折一陣子後,笑著幫我扣好說「想做某事做不到時,就跟我說」。

只是不能用手,怎麼一切事情都變得那麼困難呢?衣服也不知道怎麼脫,由著他慢慢將我剝成赤裸。

現在,衣著完整坐在沙發上的他,與一絲不掛跪在地上的我,高低立見。沒有言語,指尖勾著下巴指引著我頭靠在他腿上,我也閉上了眼睛,感受體溫,感受肢體的意念傳達。我感受著這雙揉著我頭的手,穿過頭髮撫摸我的耳後、頸肩、勾著下巴、拍著臉頰,電視機裡新聞播報的聲音飄得很遠,舔了舔嘴邊的手指頭,他更強勢的兩隻手指頭都探進我嘴裡。順著另一手拉起的力道變成趴在腿上的姿勢,我感覺自己像一隻正在被身體檢查的寵物,身體各處肌肉被揉捏按壓,然後開始生殖器檢查,嗯...

「屁股翹高,腿打開。」來自陰蒂不熟悉的碰觸帶來了強烈的刺激感,不是自己決定的,是由另一人掌控著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什麼時候會繼續什麼時候用力什麼時候輕撫,身體不是自己的這種感覺讓我異常敏感。「腿打開!不准夾起來!」

命令聲夾雜著嚴厲,我的腦袋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全神貫注的命令大腿固定在原位不能夾起,然而大腿肌肉一直挑戰意志力的不斷抖動,耳邊再傳來低語「不准高潮。只有在我允許時才能高潮。」噢,這種時候還有辦法多分一些意志力控制不要高潮嗎?

手指頭暫停動作時我鬆了口氣。啊,頭髮被拽起我坐了起來面對著這個人,嘴唇上沾了個輕輕地吻。我嚇一跳眼睛睜大地看著他,咦?「你表現得很好。願意試試戴項圈體驗看看女犬嗎?」我有點蒙,在赤身裸體之前我有心理準備今天就將身體/生理慾望交出去了,然而戴項圈?項圈是否有什麼特殊意義?我要把心交出去了嗎?我願意嗎?也許是沉默讓他看出了我的猶豫,他問「單純地當成一種工具體驗看看?」『嗯。』

我仰著頭,他調整著項圈長度、扣好、接上牽繩。

「可以嗎?會不會太緊?」『還好。』脖子上多了一個東西的感覺,牽繩一拉項圈就會指引著方向,這個感覺有些新奇,他拉著我繞著房間爬行了一圈,用四肢行走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些笨拙,還好速度不快還可以跟得上,遇到了階梯有高低差的時候又有了些猶豫,腦子裡閃過網路上那種剛會走路的小狗狗不會下樓梯的影片畫面,覺得自己就像那樣笨笨的。他丟了東西出去讓我去撿回來,反覆幾次身體都熱了起來,像是健身運動,但不知不覺叼回東西給他的時候有點小小得意感,我做到了唷。不過整體來說膝蓋有點吃力,好像要練習用腳掌走。

「跪起來,手放背後」「腿打開一點,這邊要隨時露出來讓我方便摸,知道嗎?」唔,一直要腿開開這樣好不淑女,「我說"跪姿"就是這個姿勢,記得囉。」可是在這裡我不是淑女,這裡沒有世俗規則只有他的規矩,「流好多水喔,舔乾淨。」

嚐著自己的味道,在他手指頭上進行一個口水換淫水的動作,在這裡什麼是乾淨?又什麼是正確呢?好像可以重新開始建立一般,就是在這裡,我們兩個之間的,屬於我們的特別定義。「來,蹲起來,一樣腿打開,背挺直,手放這裡,嗯對,維持這樣,這是"蹲姿"。」

電視裡新聞好像已經播過一輪,開始重複著聽過的事情,窩在床上他的雙臂環繞裡「今天這樣感覺如何?」『好像身體裡什麼東西被喚醒了。』好像有很多問題想問,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可是我只是安靜地窩在這個懷抱裡,假借沉默整理一下心情......把心交出去吧,可以嗎?第一次的探索感覺答案蠻明顯的。

深吸一口氣『我...可以稱你為主人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