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那一年,我的欺瞞


那年,因為交友網站,我們重新聯絡上。原本的關係只是在學校裡見過面的朋友,那時我以為只要一個女孩,在床上合得來,能分享興趣,有共同話題,那 麼只要相處久了,我就能真的愛這個女孩。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冬夜的西門町,儘管在網路上我們早已知道等一下就會探索彼此,我們還是先坐在一起吃著義大利麵一邊看著來往的路人,談著之前在學校的事,社團,家庭和對人生。

 吃完早餐,一起進了她說某家之前習慣去的旅館於,勾著她的手一起上了電梯。 進房後,她脫下外套,就一把被我從身後抱往。 有點豐滿形的身材,第一次抱住她感覺全身都軟軟的,很舒服。用舌尖挑弄她的耳朵的輪廓,舌尖冷不防的舔伸到耳廓中間的部份。呻吟聲開始在房內傳開來,我慢 慢的摸著她全身,再讓她轉過身來,一推就讓她倒在床上。 對於她的柔軟身體,總覺得應該好好疼愛她,做愛的過程大概是那幾年我最溫柔的幾次之一。

完事後,我們一起在西門町逛街,她接起男友打來的電話,用冷漠的聲音說話。後來的第二次,第三次約,讓原本以為是一夜情的情況有了改變。

一個月後她和男友分了手。現在想起來,應該讓這關係停在肉體上或乾脆終止。 後來,是我向她告白的。 

這段交往兩年的感情,讓我們愈來愈痛若。起因還是因為,我們終究不是像正常的情侶一樣,而是基於肉體、寂寞、想要陪伴,而在對方身上索求自己缺少的什。

某次做完愛,我們談到結婚,那些我們談了很久但最終沒有解決或面對的問題。她告訴我,我從來沒有真正的說,愛她。 我們明明知道在這段感情中只想在彼此身上找尋那根本不存在的凍西 。她對我的種種要求和限制,希望能得到安全感;我從肉體歡愛和約會中解除寂寞,天真的以為這就是喜歡和愛。 破裂其實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爭吵愈來愈多,最後在怒氣中大叫,我們分手吧。但即使如此我們也沒有乾脆的分開。我喝醉了,用著醉意到她家去見她。坐在她家附近的公車站的位上,我們知道彼此的關係無法再修複,但她仍用輕美的聲音安慰我。

 我知道我們彼此不能再這樣傷害下去了。 分開後,我用半年時間整理了自己,真正的讓這段感情過去。

 最近,覺自己慢慢失去和人相處的能力。同時,偶而會看著她的FB,或看著她的網路相本,猜測她的近況。也想起那一年,人生中的一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