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屬於我的故事




剛開始了解自己的愛好後,才知道有哪麼多人也是同樣的喜愛。開始爬文瀏覽各網站論壇,才知道有那麼多好看的故事。

好喜歡看,喜歡到自己都動手開始寫,沒什麼天分靠著毅力也可以留下一堆字,直到現在依舊樂此不疲。有些文值得一看再看,有些事值得一直做下去。

被廣大的能人細細翻耘過的這片文田。花團錦簇,絢爛萬千。單一主題下變幻出各種的文采分類。奇幻的、恐怖的、文藝愛情的,連古裝穿越的也能。我都愛看,毫不挑食。

可寫的時候,有一種我始終無法能寫的好。那就是溫情管教類的文。

我實在腦補不出來先要很兇很嚴格的嚴詞重訓,然後還要馬上能溫柔親愛的安撫哄著屁股紅腫的小m的這種S。你讓我看再多的文,我也仿寫不出來,因為我的手會起雞皮疙瘩。沒辦法打字。

「欸~老獅,我跟你說一件事,你不要生氣喔。」小喵靠過來我旁邊,小心的跟我說。

「哦?說阿,怎麼了?」

「我知道你之前有叫我不要OOO,但是我今天……」又先斬後奏了。

怕我補斬了她趕快先承認嗎?眼神很無辜,縮的小小的小心的說。

「做了就做啦,不然怎麼辦。」我又補了一句「晚上打屁股。」

本來很高興的「YA」的小喵又抱緊我搖頭,「那老獅幫我去寄東西,好不好。」

我無奈的瞪了她一眼,她嘻皮笑臉的「好嘛好嘛」我頂不住。「東西呢?在哪?」

「在我包包裡!老獅最好了。」

我打開包包,疑惑的看著東西旁邊的東西。

「小喵,這是什麼……」一回頭看到滿地跳腳的她,我想大概跟我猜的一樣。

「我笨死了!我怎麼會叫你自己去拿!老獅~~」最後兩個音放軟到不行,因為我正把她往房間裡拖去。

她都把那間房間叫做刑房,因為有張床,床上丟滿了各種工具玩具。

「老獅~~你先去寄東西啦~~求你。」

「不行,要先打屁股。」

她嗚嗚嗚的自動趴好,屁股乖乖的翹了起來。但我搖搖頭。

「轉過來,跪好。」

沒有打屁股就算了這種事,今天是犯錯,該訓的還是得訓,即便我知道小喵最討厭被訓了。

劈哩啪啦的開火,逐條逐條的扳著手指開始點名。一共扳了六隻手指,每扳一隻,小喵就唉一聲。

而且最重點的是,「上次才這樣打過妳而以,這次不但再犯,妳還企圖用部分掩飾全部喔!膽子很大嘛!」我其實快笑死了,力保聲音不笑。

「嗚嗚,而且我怎麼會忘記證據就在包包裡,我笨死了!」

「是阿,你笨死了喵,趴好吧。」

她轉過去,被我扯下褲子,驚恐的抖了一下,但是不敢有任何意見。

工具啪啦啪啦的倒在她的旁邊,我拿起幾樣她都大叫「不要這個啦,太痛了!」我抓起野生藤瞪了她一眼「這是處罰!」

她泱泱的轉過頭去,然後因為第一下抽在屁股上的藤條哀嚎了一聲。

「痛死了!」小喵跳起來,摀著屁股哭哭。

「妳這樣子,我們今天會打不完喔。」

等她又趴好姿勢,我又揮起藤條,用一定的節奏抽著小喵的屁股。痛的她兩腳緊緊夾著熬痛。大約每五到十下會有一次閃躲,每次都在我殺氣的目光下又趴回去。更令她難熬的是,我還在教訓她,邊打邊口頭教訓,現在打的都還不算是處罰。

「好了,現在要正式來了,三十下。」

「太多了啦!二十!」

「妳怕痛就別犯錯,三十,自己數好。」

我抽出幾樣工具放好,有木拍,有皮拍,跟好幾隻的長短粗細藤條。我打算每樣工具輪流打五下,正好三十。

因為我不是在玩鬧,是打從心裡希望小喵能改掉這個壞習慣,是以我手下毫不留情,本來算輕通常用來當開場開胃用的皮拍都被我甩的呼呼有聲,伴隨她的哀嚎,還有屁股清脆的節奏響。

像是天樂。

又換了兩樣工具,小喵用手緊緊的抓著床單,不敢亂動一下,乖乖的翹著屁股挨打。第四輪換上有點硬的藤條的時候,看來已經累積到她痛感能夠接受的底線,叫的特別慘。二十下打完時,她整個人跳起來撲上我,用力的抱緊。

「求求你,求求你,別打了,痛痛。」

我搖頭,她哀怨的抿著嘴。

「三十就三十,妳早就知道會被打了不是嗎,那就沒有好說的。」

棉被拍上場,甩的臀波蕩漾。她把頭埋進了兩臂之間,屁股翹得更高了,這三十下對她來說不是挨不下,但也不是好受。對於不以痛感為樂,不特別愛SPANKING的小喵來說,這份量確確實實的是一頓處罰。

但「因為犯錯而被主人好好的處罰」這件事,我想她是愉悅的。

所以我更要執行徹底。

用木拍收尾,好讓皮面痛感能壓進身體裡,不至於到幾天不能坐,但是也能幾天坐著了就能好好感受。這就是我想要的。

好好記著,忘記了我會再提醒妳一次。

雲收霧散……不是,是處罰終了,我一手揉著她發燙的屁股,一手把她的頭髮揉亂。

「下次記得住嗎?」

「嗚嗚,會啦會啦。」

我從以就看故事,也寫了那麼多,我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故事。

因為,我擁有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