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被鬼抓走

文/Naya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那件冬季黑色鋪棉外套的右邊口袋裡有一對木製的小夾子。那夾子外觀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就是兩個短短的,一公分寬的木製夾子,摸起來不扎人,也並不閃閃發光。那是由C放進我的口袋裡的。

那一日我跟C一如往常地相約,指定的地點是人潮洶湧的板橋火車站,日期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想是耶誕節前後,因為那日在我跟C在相連的火車站、高鐵站與捷運站中間相互尋找對方的時候,看到無數的耶誕樹,讓我倆總說:「我站在耶誕樹前」卻永遠找不著對方,像一場錯亂的時空戲碼,或許就是這樣的陰錯陽差吧,現在我跟C也站在不同的時空,只是再也不尋找對方了。

總之在那棵最大的聖誕樹旁終於見到面之後,我邊因為等待太久小小地賭著氣,一邊跟著C往地面上移動,那天我等了將近一個小時。

「妳會不會覺得我很過分?」C問。

「會,我等好久。」我嘟起嘴巴,斜斜地看著C表示抗議。

「等等好好補償妳。」

他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捏捏我的臉,即使我還是一股氣在那兒沒消,我們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走向捷運出口,搭上電扶梯。那日我穿著黑色鋪棉外套、襯衫,以及黑色毛尼圓裙、透膚色的黑絲襪。我站在電扶梯上,而C在我下一街,我側過身看著他,因為他將手輕輕地伸入我的裙子裡。

「這裡人很多欸。」

我故作鎮定,笑笑地看著他,心裡慌個半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會怎麼樣嗎?」他投以不懷好意的笑容反問。

「會被警察抓走。」我又習慣性地嘟了一下嘴。

「被警察抓走跟被鬼抓走,哪個比較可怕?」

「被警察抓走,好丟臉,還要人家來保你,我得向來保我的人說,因為他公然猥褻我,而且我很享受。」

C一副開心的樣子笑了幾聲,把游移在前方女性裙子裡的手移開,打開帆布書包在前面的夾層拿了某樣東西,塞進我右邊的外套口袋裡。儘管在此時我們已是主奴關係,並且維持了快半年,這樣在外將手伸進對方口袋的親密舉動,還是讓我有點臉紅心跳,緊張。

「要好好收著哦。」C說。

我將手伸進口袋,試著摸出那是什麼東西,一摸便曉得,是一對小小的木夾子。

「是的。」我乖乖地回答,電扶梯回到了地面上,我跟C走進車站附近的某一間旅館。

一直到跟C結束的現在,那兩個夾子還是獨立出來躺在我衣櫃的調教層當中;在關係結束前,只用過一次。而在那天之後,好一陣子我都沒有將夾子拿出,不知道是不是一種迷信,或者是當成一種護身符,覺得繼續放在口袋中,某日就會在路上遇到C,然後展開另一個激烈的故事。

但事實上沒有,他只是不斷地躺在外套口袋中,而總是習慣將手插進口袋,取暖兼著尋找安全感的同時,被裡面的夾子再度驚嚇了一次,然後開始回味拿到夾子那一天的場景跟對話,就像被鬼抓走一樣。

那年冬天結束,襖熱的季節來臨,我把夾子取了出來收進一個專放調教用品的包包裡。

被鬼抓走很可怕嗎?不,還是被警察抓走比較可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