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關於我們之間的,下半身和上半身 之一

I 關於下半身

 今天RAY一早來到家裡,照例,也是在和床爭執著我的所有權。 照例的拖著她進了被子,吃過「早餐」,才開始今天預定的練習。


褪去大部分衣物的她,穿上我的紅格子襯衫,但過膝襪還留在身上。對著晨間映射進房內的白光,站在窗邊成為剪影。 

新買的繩比我自己處理的好得多,材質好上一級。從雙柱縛開始練習起,慢慢找回順手感,經過兩三輪,最後用不太標準的後手直伸縛。 看著雙手被反縛在後無力反抗的RAY,跪坐在床上,心裡起了淡淡的……。於是有了寫在紙上的過程。




第一次讓她嚐試口交直到射出,不意外的她被嗆到。清理之後吻了她。

她間,「你不會怕那味道嗎?」

「不會,因為這是我的東西。」

「嗯。」

從背德的和不是男友的人交歡,進展到繩縛,被拍攝直到今天的口交。隨著身體的屈從,到意志的,對RAY而言我應該一直在帶給她新的經驗。即使我不知道最終會對她造成什麼衝擊,但我仍然忠實扮演著在她生命裡打洞留下印記的角色。

想不起來什時開始熱衷於「想要控制他人」、「使他人屈從」並且「被我剝奪」的狂熱。我有點慶幸的認為,BDSM讓我這狂熱有了出口。不算是肉體上或精神上的。

和RAY做愛時,打屁股、咬、捏似乎成為不可少,今天還試著緊搯著她的頸子。在穩定的迷離、狂熱狀態下慢慢撈過界,再回來,重複練習,慢慢突破對方的限度,我發現我是樂在其中,同時也充滿苦惱的。

這種樂在其中使我不介意對方的感受,但那層苦惱也讓我必須要正視對方。兩邊的拉扯,下場是不想醒過來的沈溺。

想起某那次酒碎中的迷離,我生命中第二次吻了男生,但其實完全是把對方當成少女。大概是處於類似的心理狀態?

或許今年也試看看,把自己偽裝成少女吧?

不過,這裡只是不負責的預告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