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犯錯。


愈是喜歡主人愈害怕被丟掉,
愈是屬於一個人愈會恐慌這關係不穩定,
這不是一個他人可以理解的情緒--

這是屬於M的情緒。

不是M的人只會說,有啥好怕你都只會怕,
但是愈希望跟對方羈絆在一起,這樣的恐懼像是必經的道路,
與喜愛相輔相成的,比較愛對方的人總是患得患失,
被愛的人卻幸福的無有所感,這很不公平又有什麼辦法?

主人某天公開的發文宣告他有了我以後,
我雖然又感覺踏實了點,
卻還是有更多不踏實的地方,
會不斷反問自己是不是哪裡還沒有做好?
我知道兩個人在一起需要溝通而不是自己小劇場,

幾天以後我犯了些錯,
不是什麼大錯,也許根本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我默默覺得還好他是我的主人又是我的男朋友,
如果純然只是男朋友,
不受罰的道歉我到底該怎樣讓他解氣。

我想起以前惹男朋友生氣的時候,
過去的人總是一氣就氣很久,
因為我也不懂低頭,可能以一個純粹男朋友的香草身分,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讓普通男生消氣,我內心各種思維混亂,
想著還好我有的是主人,我認真領罰道歉不要再犯就好。

犯錯之後主人牽著我的手搭公車以後默默一路走回家,
我從進了房間就各種小劇場,深怕他會因此不要我。
主人沉默不語的用著電腦,我愈發驚恐最後只得趴在他腿上動彈不得,
等著他開口。

冗長的安靜讓我緊張的直接哭了出來,
把主人的褲子弄濕了。

「哭什麼?」

「對不起...」

道歉老半天我還是非常緊張,最後跟主人說:

「主人可以打我嗎?」我抓著主人的衣服,「不被你處罰我安不了心。」

可能,不在乎就不會有這麼多小劇場了,
我為此還感到自己是否是因為他公開穩定交往的關係而拿翹,
我這樣一個人必須謹慎小心的維護愛情而不是張狂的顯擺。
我不想因為犯了太多小錯而影響了他對我的感情。

被打了幾十下,他抱住我的時候我頓時鬆懈下來,
主人親吻我後安撫的拍著我的背,
跟我說:「我喜歡受教的寵物。」

主人抱緊我:「好乖我不生氣了,不哭。」。

我開始劈哩啪啦把從惹他生氣到現在的情緒告訴他。
畢竟我想要的...是主人疼惜我,
而不是覺得自己挑錯了人,或者覺得丟了他的臉。

「小劇場也太多了吧妳。」他聽完揉揉我的臉,
「錯了就處罰,以後不要再犯,知道嗎?」

我知道我知道,哭的亂七八糟的我用力點頭,
然後很快的睡著了-_-

寫完這些其實覺得自己有點白癡白癡,
就讓大家笑一笑吧(眼神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