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那一年的欺瞞

這是個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刻意欺瞞的故事。


---


我們在隱隱約約的曖昧之後見面,
眼前高大的Kent是有女朋友的男人。
曾經就讀哲學相關科系的他既善於思考又有點古怪,
迷人且進退得宜。

第一次的約會約在捷運站附近那間專以烘焙聞名的咖啡館,
木質但略顯老派的核桃木色裝潢,
席間充滿烘豆的香氣以及喧鬧的人聲。
白底幾何碎花洋裝搭上七分袖短版牛仔外套,
好讓嬌小的我看起來玲瓏有致一點。
對面的他穿著簡單卻熨燙出線條的素白襯衫,
牛仔褲讓整體不那麼嚴肅。

我們凝望彼此,時而閒聊、時而對望,
神色中隱晦的欲望似在湖面投了小石子般地
悄悄漾出了一幅精巧的異色曼陀羅。
無聲的欲望是那麼情色又如此神聖,
不需要點破卻能明白我們都想要彼此。

當時的我難得的處於單身狀態,
誠實點說道德感向來不高的我就是個單身公害,
即使知道他已經有同居女友,也還是往偷情的胡同裡面鑽。
"很喜歡這個人,所以不想要留下遺憾。"
就只是基於這樣的心態而已,其餘的我完全不想多加思考。

聊聊咖啡、說說喜好、最近看了什麼書、近期看了什麼電影。
聽著他時而莊重時而語帶雙關若有似無的挑逗,
我用純真無邪的表情佯裝沒有聽懂;
Kent一邊不刻意的讚美我的慧黠、
一邊明示我腳上的正紅色高跟鞋多麼吸睛。

席間偶有放空,
我輕輕地用搽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指尖
撫摸水杯壁緣凝結出來的微小水滴,
他的目光被這樣的動作吸引;
我能感受到他脹滿的欲望是被弓著的弦,
只要稍加帶點小惡意的撩撥,
他就會是拜倒在幾何碎花裙下的朝臣。

我想成為掌控他愛欲的女王。


---


喝完咖啡,我們步行到鄰近那間素以清新潔白裝潢聞名的商旅。
在進入電梯的時候,
他稍稍彎腰好在我耳邊溫柔細問:「想要我怎麼對妳?」
『粗暴,不要善待我。』我用嬌羞語氣回答的卻是這樣的答案。
明顯看得出來他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期待。

一進房待我放置好隨身的包包,
才準備要脫下高跟鞋時他說:「穿著,我要妳穿著它和我做愛。」
我輕佻的媚笑,把卸了一半的鞋穿回。
他靠近我的身子,褪下我身上的短版牛仔外套,低頭擁吻。
從身體的反應能感受到他是如此的壓抑和渴求,
他的齒在深吻時咬疼了我的唇,
並且非善意的說道:「如妳所願。」

好一句"如妳所願",挑起了我激昂的鬥志,
該死的火象的我其實是最經不起激了! (雖然懊惱但確實如此)

我在擁吻時反咬了他的唇,他發出些微的哀鳴,
「看不出來妳這麼調皮唷,看我怎麼教訓妳。」Kent挑眉,
天真傻氣的我為此感到得意。
將手下伸到他的褲襠,輕輕撫摸他褲襠裡的獸;
雄壯,而且野蠻。
雖然未必是我吃得消的尺寸。
但我還是拉下他的牛仔褲拉鍊了……

屈身跪下在他的膝邊,認真舔舐他硬挺的分身,
他像似外國成人影片裡那種男優的喘息,狂野而奔放。
「妳的口交是我遇過最棒的。」
毫無疑問這是至高的讚美,雖然我聽慣了,卻還是感到驕傲。

他野獸般狂吼的呻吟著,說出:「我要六九。」
我挑釁的說:『來啊,怕你?』
「誰先到誰就輸。」他語帶狂妄,極度自負。
『你確定?六九不會讓我到喔。』這一回合我必定勝出。
他在我的兩腿之間努力,我也不遑多讓的吞吞吐吐。

這個體位過於認真,雙方都有點疲態,
激情被逞強的性慾磨耗得差不多,
於是決定妥協。這一回合誰也沒勝過誰。


「轉過來,我想從背後幹妳。」
他右手強束起我的髮絲,用力的拉扯,不留情的玩弄我的軀體。
這尺寸超乎我預期,進出之間是撕裂的痛與快感,
身體與心靈都是。感到痛,卻享受。
我想變換體位,於是自己央求著:『正面好嗎?我想看你的表情。』
又是一次撕裂般的進入,強忍著痛是種被凌虐的爽感。
此時的他是毫無思考能力的半獸人,讓我的靈魂翻滾。
直至欲望的潮水自我體內流洩,這讓他更為激動、更用力、更瘋狂。
在我不斷地高潮過後,他也繳出一張純白的成績單。
一次難忘的經驗、讓他見識了數小時前那清純的女人竟然這麼好色,
如此的反差令他終生難忘。


性愛過後他恢復理智,擁抱著我,柔情探問剛剛是否滿足。
我羞怯點頭,但傲嬌嚷著痛。


---


之後數個月他沉迷在我的柔情中,時不時的張貼情書在我的個人版上。
不指明但隱喻,是種曖昧的愛戀。
共同好友都知道他迷戀我,
而我喜歡他把我當成心中唯一的女神,喜歡他時時刻刻對我充滿慾念。

直至他掌控欲過強,開始干涉我的交友和人生。
我稍稍疏遠他,想當是懲罰,卻不真的想切割。


---


「瑞秋,妳知道……每個人都清楚他已婚,只有妳不知道嗎?」
共同的女性朋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小心的對我說著。

『確實是不知道。』我內心一陣冷,發抖著,感覺胃被揪著。
強裝鎮定的不想被看穿我的脆弱。

「妳很善良,我不想傷害妳,但更不想看到妳被傷害。」
看著她語重心長,我能理解她的出發點是為了我好。

『我的地雷就是欺騙。
   我能接受他已婚,如果先講好,我自己執意陷入那就是我的問題,
   又不是沒當過小三。
   但是無法接受刻意的欺瞞。』
我感到失落和放棄,不是因為Kent已婚還已經有了幾個孩子,
而是因為刻意的欺瞞會讓我覺得自己被當做外人。


我覺得自己放了感情是件可笑的事,
身旁每個人都知情而我竟然被瞞著,更是荒誕。
於是拉出距離,裝作不在意。


---


冷淡一段時間後他藉機找我聊聊,
我直性子的個性憋不住探問:『你有對我隱瞞過任何事嗎?』
Kent:「我對妳向來坦承無欺。發生什麼事了?」
『我再問一次,你曾經對我隱瞞過任何事嗎?
   你知道我不會無端這樣詢問,我不是個會刻意試探的人。』
「瑞秋……如果我曾經對妳有過任何的欺瞞,
   那必定是因為不想失去妳。」
他這才娓娓道來自己年紀很輕就奉子成婚的事實。
認識我時因為太心動,害怕說出口就沒有追求的機會,
所以選擇刻意隱瞞,謊稱妻子是交往多年的同居女友。
我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只覺荒唐,他太不瞭解我了。

此後再無任何交集。


---


數年後,我在花魁遇到他。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佔有妳。」
『要佔有很容易,能珍惜卻是困難的。』
「我有說過嗎?只要想妳就會上花魁看看。」
『遇到又怎麼樣?你明明知道我不會和你發展。』
顯然他被回憶揪著不放。

難得在這樣的夜裡又遇上了,他不想再次錯失機會。


「做我的女人……好嗎?我喜歡妳好多年了。」
『晚安,我要睡了。』

我不擅長正面拒絕,常以敷衍潦草帶過的方式結束這種話題,
自以為聰明的男人應該會懂得這是什麼意思。


在他幾年前欺瞞已婚身份時,就註定不會有以後。



1 則留言:

  1. 哈囉~瑞秋你好~我算是新人,追了你的文友幾周了,之前的也有去翻閱。很喜歡妳敘述的事情過程。當下對事對人的情緒完全不會帶到以後,不知道本人是不是也是這麼果斷呢XD 。第一次留言..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