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Re:那一年的欺瞞



「瑞秋,妳被欺騙過嗎?」

『有啊,或許我們這次可以來寫這個主題?』

「說的也是,我想沒有誰不被欺騙過吧,感情的路上,
誰都可能欺騙他人或被騙。」

---

蜇伏的那兩年我遇見了兩個男人,都是香草世界,在一個奇幻的國度遇到的,
對我們這一個網路世代的人來說,網路認識進而相戀,一點都不是稀奇的事,
順其自然也就罷了。

S是我跟L分開之後認識的人,因著環境的關係,
其實早就相識只是不熟,比起離我天高皇帝遠的L,
S跟我住在同一個城市。

我不是刻意要找他療傷的,但是他每天晚上都會上線,
陪著我一路說話到要去睡為止。
然後莫名的,我們就這樣在一起了,
我聽他說起他剛分手一陣子,
但是他遇見了我,他想要再試試看談戀愛一次,
他告訴我他住在哪、告訴我他的職業、詢問我是否可以帶我回家,
情人節一過,還收到了一份大禮,
收到的當下很想退給他,卻被他勸著留下用到如今。

在那段時間,妞說,覺得我整個人都淡淡的發著光,
在離開L之後,我們都以為我將峰迴路轉,
很多人都以為,他才是那個適合我的對的人。

可惜並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忽然之間他開始聲稱自己很忙碌,
忙碌是怎樣的一種說詞呢?
忙著忙著,他不只消失在我的世界,也消失在那奇幻的國度中,
甚而不是已讀不回,而是不讀不回,
電話自然也沒有回應。

短短的三個月其實就像做了一場夢。
夢醒了,我以為這一切都是我的獨角戲。

S人間蒸發的並不徹底,但是我也沒有刻意去尋。
有什麼好尋的呢,或許他就是不想要我了,
你無心來我便休,關係的結束只要一個人就可以了。

直到跟主人相識以後,有幾次他的臉書更新,彷彿露出了端倪,
一開始我不甚在意,只是看看便罷,甚至因為忙著跟主人約會,
手機電腦都是閒置狀態,任何人都難以找到我;
我始終只是靜悄的看著他臉書的那些透過他人而有的更新,
或者在收到遊戲邀請時想起,我沒有刪除他,
卻也沒有去質問他,沒有任何隻字片語。
直到跨年後,難得的他的動態出現在我的塗鴉牆上,
或許這是一張真相大白的照片。

我終於點進他的臉書,看見了幾個打卡,跟幾張合照。
藉由那些打卡的對象,我一個一個的連過去對方的頁面,
確認了一些事實--

已婚多年、沒有小孩、年齡謊報等等的。

我只是人家婚姻觸礁、冷戰時的消遣,
但是終於明白的當下我也沒有生氣。

只是有種原來如此之感,對照起他消失當時的態度,
一切全都說得通了。

看到S家族合照的時候,我轉給了瑞秋跟妞看,
接著和瑞秋大概聊了事情的片段,

『妳怎麼當初居然相信他只有30歲啊XD』瑞秋失笑。

「年紀跟外表不一定成正比嘛XD!」

但那已經都不再重要了,這條路上我們遇過了多少挫折與騙局,
也許自己也曾是那個說謊傷害或者想保全對方的人,
而我們都已經與更重要的那一個對象,走在一起。

遇見錯的,或許有時候也是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