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溫情

文/Bunny

那天下午找她本來只是要聊聊彼此的近況,天氣很冷,她說想睡一下,但不好意思晾著我在旁邊發呆,我厚著臉皮說那我們一起睡吧。


她喝了點高粱進床,躺在她身邊的我可以嗅到她略甜的酒香,一起蓋著同條被子,開著電毯她仍呢喃著冷,褪去了上衣。


昏黃的燈光透過床邊的竹蓆映在她臉上,她閉眼寐了一會,我則撐著頭看著她的臉龐和露出的雙臂,男孩般的短髮和清秀的五官給了她一種中性的魅力和淘氣,她輾轉著,突然睜開眼問我怎麼不睡,口氣似笑非笑。


我們躺在床上閒談了一會,說她沒真正和女生好好做過,說到她喜歡過的那個女孩子,還有一些喜歡過她的女人。


我聽著她說,凝望著她的眼神和表情,一邊撫摸著她的髮。


「這種時候就很尷尬,好像不夠醉想多喝一些,但再喝又會太醉。」


「那就再喝一點啊,反正要睡了,醉也無所謂。」


「不行,醉了我話會很多。」


「我一點都不介意妳話多,我喜歡妳這樣。」


我輕輕撫摸她的手,將她原本微握的左手張開一根一根手指的撫觸著,她笑著說我的手好細,像是沒做過家事的手。


「這樣有種被呵護的感覺。」她說。


「我可以吻妳嗎?」我從指尖吻上她,用嘴唇輕輕磨搓掌心。


「這樣會想要……」


「我想要弄到妳想要。」


我慢慢的吻過她的手腕、手臂和肩膀、脖頸,最後才是嘴唇。


一段時間沒有吻過女人,我心神蕩漾,本想先慢慢親吻那柔軟的嘴唇,沒想到她旋即伸舌糾纏在一起。我們熱烈的接吻著,我脫去上衣,她則試圖脫下我的長褲未果,我笑著脫下,讓她隔著內褲撫摸我。


「我找不到……」


我愣了一下,大笑,將內褲也脫下。


「是不是男生第一次也都是這樣,會找不到地方啊?」她嘟嚷著,我們笑做一團。


我們互相以指與舌撫慰彼此,我貪戀著她呻吟喘息的聲音,圓潤滑順的身體,嬌小似男孩卻有著豐滿的雙乳,矛盾的充滿女性特質,衝突和反差感總是讓我更加迷戀。


她要我吸吮她的胸部,我能嚐到她泌出的乳汁,是母性的卻同時甜美而淫蕩。而後她咬住我的肩,在肩上噙出一個青紫的痕跡。


舒解完彼此慾望後,接吻時我搭上她的脖頸柔掐著,不算用力,僅是感受她脈搏的跳動。


「其實妳也是S吧?」


「啊啦,被發現了。」


結束後我們彼此都對這個意外抱在床上笑個不停,雖說是意外但一切卻發生的這麼自然,更有種身體界線打開後的解放與親密感。


很難得發生第一次就如此令人感覺溫情大於激情的性,或許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友誼性大於愛情的情感。


我常常想起我第一次抱她,是在她下廚的時候,做著家務事時的她特別迷人,散發著光暈。我從背後環抱著她,靠在她肩上聞著她身上洗衣粉的味道。印象中她身上的味道總不是香水味,而是很生活的、母親的味道。


她是能夠讓人感到溫暖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