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

Re:那一年的欺瞞

新花魁開張的初期talk是一個聚集了不少人閒聊的版,
在那兒,有過幾段小小的故事,而其中一位,便是慣性說謊的H。

所謂慣性說謊,指的是言行舉止已經習慣欺騙,
舉凡大事小事無關緊要的事,
像是他今天中午吃了牛肉麵卻騙你說吃了魯肉飯,
他的說謊,我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目的,後來便歸於"慣性說謊"。

也忘了怎麼樣與他搭上線,但幾乎每天都會閒談上個幾句,
湊在文章裡頭,他是個搞笑的角色,談到專業也會正色的一位男生。
「可以來陪我嗎?」...那晚,他撥了電話給我
那時候的我,還仍然是沒自信,依附著別人的需求而生,
他的要求,聽在我心裡覺得很重,於是,深夜的一點半,我出門。

他在樓下抽著菸,沮喪無助的模樣看在心裡,
真是深深打動了我的母愛...他媽的母愛。

那晚我陪著他睡,哄著他睡,
他像個小孩,睡著時還會拉著你的手。
半夢半醒間,他從後頭把我抱住

「我們在一起好嗎?」

『我這不是在陪你了嗎?』

對於他的告白,我相當的意外,
雖沒有正面的回覆他,但那天之後,很多的時間我都陪著他。

他說他是個孤兒院出來的孩子,
說自己被前女友甩掉,只得自己照顧三隻貓,
說自己讀書時期的輝煌史,
說得一口好故事...而今我在也不相信了。

曾經我覺得,別人說的話,沒什麼好不信的。
後來我覺得,別人說的話,也沒甚麼好相信了...

說來也奇怪,我和他在花魁認識,
他的女友卻是寄信到我的PTT信箱。
信裡寫明了他們的關係,以及H先生真實的身世。
H並非單身,有一位六年的女友,
租屋甚至是女友出錢,當然他也不是孤兒院的孩子。

當天晚上我接到他的電話,請我再過去他家一趟,
他就跪在樓下,而我陪他吹著風。現在想想真是蠢斃了。
幫他說話,讓他進屋後,我在凌晨兩點回到家,
接到H先生女朋友的電話,這樣聽她哭訴到天亮。

而後,所有事情都淡了。
即使他再出現,我也依舊,淡淡的。
他的慣性說謊,她的神經質,我都負擔不起。
對於慣性說謊,我不會相信你說的,只相信你做的。
如果你愛的真的是我,便不會讓她傷害我,
顯然的,你不夠愛我,我也沒力氣再愛你。
我們的故事,句點在最後一個謊言:我會一直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