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老地方,好地方

女孩兒總會有MC來的時候。
你會選擇闖紅燈、來個碧血洗銀槍?
或是親親抱抱點到為止後洗洗睡、讓對方好好休息?
抑或選擇其他的方式親密?

---


就在約會的那日早晨,我褪下內褲如廁後用衛生紙細心擦拭時,
只見那雪白的廁紙上暈開的粉紅,白瓷的馬桶底暈開了一尾金魚。
我滿腦子想著:" 欸呀,怎麼會這個時候來呢! "

一早七點多起床,就睡不回去;
約會時間明明是下午一點,我怎樣也沒辦法回籠。
儘管聽了些抒情的爵士樂,躺回床上翻了幾則散文,
卻還是毫無睡意,心裡滿是即將見面的喜悅。


已經是和叙叙的第五次見面了,
卻還像初次見面一樣依然像將去遠足的孩子,
即將開始一場奇幻旅程的滿心期待。

才十一點,就換好衣服。
粉紅色毛海上衣、黑色花苞裙、黑色粗格網襪,
畫了淡妝,卻覺得不妥;
幾經猶豫之下換上了深藍有金色小狗的七分袖高領線衫、
黑色短褲和不透色的灰黑豹紋褲襪。
照照鏡子,蠻學院風,和剛剪了的超短髮很合襯,
有種甜甜的乖樣,並不是特別美但絕不NG。
眼見時間快到就趕著出門了。


沿路慢慢走過去,還順便去小七寄了交貨便,
即使辦著正事卻還是想著叙叙,這時只屬於我的他。
經過康是美買了件神秘小物後,就直奔老地方見面;
他慣性戴著口罩正低頭滑手機,偶而抬頭四處張望。
叙叙模樣好看,是個顯眼的大男孩,打扮總是清爽,
今天穿了件薄風衣外套,搭了簡單的牛仔長褲。
他在對街看到我,便對我打了個手勢,要我別過馬路、他過來就好;
我微笑點點頭,示意我的瞭解,
是簡單的默契,也有種去冰微糖的親切。

叙叙走過馬路來,我一邊將手上的手機調成震動一邊問他餓了沒;
他搖頭說:「還沒~」
我說:『我有點餓,想買個東西吃,然後...…我MC早上來了耶。』
他笑笑說:「沒關係,能見到妳就很開心了!」
我害羞微微笑。
我們都知道即使如此該有的親密還是不能少,這是不說出口的默契。
邊走著抬頭看著他,偷摸了一下他臉上發了芽目前尚未消失的痘痘,
用肢體揶揄了他還是依然這麼青春。
(這樣的青春是我艷羨的呢,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再迷住你多久,畢竟我有歲了。我是這樣想的)
去了一間開整天的早餐店買了兩份早點,這是我們的第一餐;
我在附近厲害的果汁攤加買了屬性偏涼的蜂蜜苦瓜汁,
叙叙擔心的問著:「這樣好嗎?妳不是那個來?」
『沒關係啦,就嘴饞。』
雖是這樣回應著,但覺得心裡很暖,我是被他關心和照護著的。

嘴上說著只要能見到面就開心,卻還是一前一後走進了同一間旅館。
219號房,慣例的小。


--


我放下物品,轉身看到他時正是他褪下外套後的模樣,
叙叙張開雙臂對我微笑,那是擁抱的邀請。
於是我彷彿被磁鐵吸引般直接入了他的懷。
貪婪地深吸著他的氣息,深色棉T上些許的汗,
是熟悉而且好聞的、我想念的氣味。

每每在他懷中的不免沈醉,
我抬起頭望著他說著:『好想你喔!』凝視他滿眼的笑。
他說:「妳穿這麼多一定很熱吧?」
這種鬼天氣真的很難穿衣服呢。
於是我背對了他,褪去了我的上衣和短褲、褲襪,
卸去了一身打扮,只留下淺灰素雅的蕾絲內衣褲。
叙叙已經躺在床上,我也順著躺在他身旁。
他昨晚失眠沒睡好,而我則是太早起;今天應該是相擁入眠的約會吧?

我背對著他,他把他細膩的文質的手指伸向我,
和我的小手十指緊扣,只有這種時候才能好好牽手。
我非常珍惜這樣的時光,靜謐卻溫暖、沉默卻多情。

很輕微的入眠了,但沒一會又轉身醒來。
他摸摸我的俐落短髮問道:「很累吧?」
我無聲卻用神情及眼神示意疲倦。
此時側躺面對著他,看著他緊閉的眼和唇,
我的左手手指不聽使喚的探過去撫摸他;
清秀的臉頰、鬍子刮得乾淨極了的W下巴、
修長的頸子、清楚的喉結、分明性感的鎖骨,
我的手指順著肩膀一路滑向胸口,觸摸著他。
叙叙輕聲的說出:「被妳摸...好舒服。」
而我只是無聲的點頭表達知悉,
手指沒打算放過他,繼續往下探。
探過了內褲的鬆緊褲頭,他的手拉住我的,
傲嬌說了:「唔,不要,不要給妳!看妳能忍多久!」
我輕笑,嘟著嘴,嬌蠻的回話:『那就不要啊~你說不要就不要。』
手指又洄溯剛剛的路線往上走。

撫摸著叙叙奶油色肌膚的每一吋毛孔,
感受到細膩微小的疙瘩與輕柔呻吟、微喘的呼吸,我們輕輕吻著。
「妳的觸摸不一樣,帶著欲望。」他這樣說。
我嘴角帶著笑,因為那是事實,無須語言,他就知道我的渴望。
充滿欲望的撫觸是我身體與心靈同時都對他極度渴求的顯相。

他細碎繁瑣的吻著,緩緩地問了:「姐姐......喜歡我嗎?」
『我愛你。』
我能做的只有以吻以肢體激情的回應著。


---


接吻時依然喘息著,
這男孩平時說話的語氣本來就輕柔斯文,
如今更只剩下氣音,性感、感性到令我心神蕩漾。
我小小的指尖昏暗中在他身上緩慢遊走,
又漸漸的滑向棉被裡的褲襠,隔著棉質四角褲撫摸著他的堅硬;
在他耳畔問:『可以摸摸它嗎?』他悶喘著點頭。
手指上沒有畫上眼睛,黑暗中什麼也看不到,
我左手大拇指撫摸著他的小頭、食指扣住他的肉棒,
在頭頭上面輕輕畫圈,不住的,
直到他的分身因為忍耐而不小心溢出了蜂蜜;
大拇指沾取了蜜汁在他的頭頭上畫上更精緻更細膩的圈,
或是形繪出更有趣的圖騰。
我親吻著叙叙,一會兒舔他的喉結、胸膛、乃至耳際,
一會兒舔弄他小巧粉色的乳頭,他不斷地呻吟。

幾分鐘後,他用求饒的語氣說著:
「姐姐...姐姐...這樣好痛可是也好舒服,不行......」
我稍稍暫停後又繼續一樣的動作,
他語氣更黏膩的反覆說出:「姐姐...姐姐......不行,不行啊......」
我得意的輕笑並且深吻,叙叙親吻時嬌聲嚷嚷:「姐姐都欺負人家!」
『因為欺負你很好玩啊,你好可愛。』我甜笑回答。
語氣之外,眼裡也都是愛。

細吻著又勾起我的興致與欲望,雖然月事來,
但只是撫摸著戀人並沒有辦法解我身體的渴。
我不斷索吻不斷啃咬他的軀體,對著他說:
『我好想要你,好想要。可以嗎?可以嗎?』
他的回答竟然是:「拜託。」
衝著他央求的語氣,我理智線瞬間斷裂,
鑽進了棉被裡面褪去他的內褲,開始舔舐著這具屬於我的軀體。

吞吞吐吐間房裡還是充滿了叙叙深淺不一的呻吟和喘息,
空間裡盡是性感的淫糜氣味。
我並不打算就這樣讓他出來,畢竟我的身體可餓著呢!
吸含一會兒,我暫時先放過他,起身伏在他的身上磨蹭著,
親吻他讓我迷戀萬分的脖子鎖骨,輕輕啃咬他的肩膀,
他依然很有反應,好可愛。我好喜歡叙叙這種這麼有互動的身體。

『我想要,上我。要不要從後面來?』
我內心的惡魔驅使我這樣問話。
其實他並沒有過肛交的經驗,
他沒什麼猶豫:「好。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妳要教我。」
『嗯,我應該會。應該。』
我微微地笑,起身、褪下內褲,拿起一條大毛巾鋪著床,
從包包裡拿出在康是美買的神秘物品 (也就是潤滑液),
擠了些在他的私處上並且抹在我身後的密穴,背對他、趴著。

叙叙在黑暗中摸不出頭緒的尋覓了一會,然後問:「這樣嗎?」
我感覺到他正要挺進,所以渴望的點了頭。
上一次這樣做是什麼時候?好久之前了。
太久沒肛交其實一進來會很痛,但沒有想讓他知道我的疼痛,
我要做的僅是讓他體驗、滿足他的想要、滿足他未曾擁有的經驗。

他確定自己已經找到位置後用力的衝刺進來,
我癱軟喊著:『輕一點...啊......唔........』
在入口處的疼痛之後立即取而代之的是舒服與不停的呻吟,
沒多久我就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他奮力的前後扭動著腰肢,重重的撞擊我豐滿的臀,
我感到自己被撞進又被拉遠。
我們牽手一起進入了一條甬道,
他在裡面感受到陌生、我卻得到熟捻的喜悅。
低著頭,我看到自己的雙腿與他的,
我在身體的享受中回頭想要看到他的表情,卻因為背光而什麼也看不到。
但我知道在我身後的是他,只要是他,這樣就已經足夠。
我因為不斷的高潮讓身體抽搐抖動,
叙叙見我身子疲了,他也停下,停下來牽著我的手,擁抱我、撫摸我。


他溫柔細問:「舒服嗎?」
『到了很多次。』說出口還是害羞,
臉頰也因為還在高潮的餘韻中而潮紅著。
他摸摸我的頭說:「那就好。」
我回頭望著他,笑著說:『感覺不太一樣吧?』
我知道他肛交無法射精,必然是因為 " 環境陌生 "。
「很不一樣。」他說。
『聽說停車場的入口處很窄,但是車開進去以後停車的空間很大。』
我笑著比喻,我曾經聽過床伴這樣描述。
他神情複雜的點頭:「對啊,所以……還是老地方好。」
我笑了。
但至少他確實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叙叙的性愛筆記本上又多了一筆未曾有過的經歷。


---


之後,躺在他身邊又安心的睡了。
在他身旁漸漸感到自然與放鬆,這是愛。

醒來時看著叙叙,他躺在右側對我微笑,清新而且有質感的笑容。
我們一起造愛一起造夢。
他會知道我剛剛的夢裡有他嗎?
我沒打算說出來,他也不會知道,那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


---


離開小旅館後散步送叙叙去捷運出口,他往前走向手扶梯,卻不斷回首;
每次都這樣,我總依依不捨的望向他,他總眷戀的數次回頭、對我揮手。
直至他真的下了手扶梯、怎麼回首也看不到我了,我才別過頭慢慢返家。

然後,緩緩的等待,等待遠方的戀人,
隨著時序的推演、靜候下一次的會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