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開到荼靡,之二。


然後呢?

然後我就逃了。

暑假還沒過完,隨著妞返回大馬,D也出國去玩。
出國的D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幾次漫遊打了國際電話回來,
我看著奇妙的號碼接了起來,
聽見他的聲音就會開始碎念他不應該這樣。

「你真要跟我講話可以用Skype...」

我對於他為了跟我講話的花費有點驚恐,
可能我太清楚我介意四歲的程度非常嚴重,
我幾乎無法看見跟他的將來,
我甚至沒有信心他真的喜歡我,
我無法理解那真的是喜歡。

如果你喜歡我為什麼你總是這麼有禮貌而不是試圖一親芳澤?
你喜歡我為什麼只是在電話中,將要睡去,
後來我才搞清楚他那天喝了酒,
為什麼要這樣的告訴我你喜歡我?

我自己有很多的障礙,包含那年第一天就受的情傷,
我其實並沒有放下T,對T的感情就是吸毒,
看見他笑我就能覺得一切很美好,
就算他說了再多傷害我自尊的話,
我還是很想像條狗一樣爬回他身邊。

只是到最後我還是知道自尊比愛情重要的離開他了。那都是後話。

出國去玩一個月的D,上海、英國、香港、紐約;
他所到之處,念了他不要打國際電話就真的乖乖的打了Skype來,
就算有時差他也會努力的,
用他帶出國的筆電上線確認我在遊戲上,
下一秒我的Skype就會出現他的來電。

是的我已經非常明白他應該有喜歡我了,
每次在鈴聲響起時,
我內心都有這樣的感覺。
但是我明白卻還是充滿了不確定感。

我開始想著很久很久以後,
想著可行性。

認識D愈久,愈知道他的家世背景來頭不小,
我玩這遊戲很多年,認識的富家子弟實在不少,
他就是其中之一,那些出國遊歷,
他們家族企業也有公司分布,
愈是如此,更萌生我的退意。

他不吝惜的讓我知道他的家庭,
告訴我他家有多少人,他跟誰比較親。
我卻愈來愈慌亂,不知道到底是慌亂他是不是認真,
還是慌亂我是否配得起。

我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家庭,
我雖然以我的父母為驕傲,
但是我卻認真認為門當戶對非常重要,
我不想高攀貴戚,更不認為自己能夠讓對方父母滿意。
各種奇妙的心思都充滿在我的腦袋,
他在海外一個月,每天的電話讓我愈來愈恐懼的,
無法接受他的追求。

然後我就,逃了。

我編造了一個理由,告訴他我跟T復合了。

D其實很清楚我跟T之間吵架的內容,跟我有多受傷。
而我屢次的告訴過D,關於T說過些什麼,其實他非常不諒解我,
不諒解我為什麼明明受了T的傷害卻寧願回頭。
我不知道我自己為什麼要逃,為什麼選擇傷害他,
到現在,我會知道自己其實做了不對的事情,
儘管這不對的事,有各自的表述。

事情好像就被我這樣隨便的唬弄過去了,
到十月底,學校開學一陣子。

D又約我吃飯,吃飯的時候我就知道他還沒有放棄,
反覆的、反覆的,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害怕,
我就是無法接受他。

我不討厭他,但也可能,我並沒有很喜歡他?
任何的我不知道不清楚不瞭解的理由,
我始終沒有接受他。

十一月中,我跟當時的主人因為寫Sink相識而在一起了,
D跟我之間,又再一次錯過,
到現在我都無法說我為什麼就是不接受他,
但是我曾經後悔過,
而之所以後悔是因為我終於理解到,
他當時是這麼喜歡我。

可是那又如何呢?

開到荼靡花事了,
我跟他之間,已到荼靡,終是盡頭了。

2011年年中,D來來回回不死心的又追了我兩次以後,
我們開始愈來愈少說話,
那時候我經常覺得我們總是在錯過,
每次他起心動念還想再追我一次,
我總是會選了別人。

於是那一年的六月,
我看著他的臉書跟一個女孩掛上穩定交往中。
我好似鬆了口氣又悵然若失,
或許我是真的沒有很喜歡他,
也或許是我曾經很喜歡他,
又或許是,我不相信他喜歡我,
太多的或許在那一晚終結,我們終究不需要彼此猜測。

我恭喜他,也得到他的回應,但那時候,
我卻沒有像是現在這麼清楚的看見我與他的結局。

我當時看著他們放閃,真心替他高興,
也對他花了這麼多時間在我身上感到愧疚,
當你喜歡上一個人就是會無法輕易愛情轉移,
我那些年實在不知道我哪裡好,能讓他這麼喜歡我。

看著他交往的女朋友跟我天壤之別,
我內心的自卑感更是作祟的兇猛,像是穿紅衣的厲鬼,
心思複雜亂想著他到底喜歡怎樣的女孩,
我終究不認識他的對象,不知道她跟我是否相像。

可是雲泥之別的兩人,自卑時我會想:
其實他才適合跟這樣的女孩在一起,
外表般配,門當戶對,女孩也是世家子弟,
上了大學的D換了台好車,每次看著臉書的合照都覺得,
他們兩個交往再適合不過,我胡亂安慰自己,
終究只是D那些年想不開意亂情迷的追逐,
女孩才是他真心的對象。

直到前年,他生日前夕,跟那女孩分開了。

分手前早有蹊翹,我看著他反覆的更改交往動態,卻也不敢過問。
到某一晚他密了我一派輕鬆的問我,有沒有空跟他出去玩。

他又開始天天跟我講話,我小心的詢問他的感情狀況,
得到了他們結束的回答。

2013年的七月我和D不約而同的跟自己的另一半分開,
但是那時候的我除了D另外也有別人追求,
兩個人很快敲定時間出去吃飯,
已經有車的D開著他的福斯來接我,
三年前後就像滄海桑田,他終於有了一個對象而又分開,
我經歷了主人與另一段香草的感情關係。

我還記得那天午後的雷陣雨下了整整兩個小時都不停,
跑去桃園吃飯的兩個人跟白癡一樣,
暴雨如注與密密的車陣把我們困在高速公路,
聊起他跟他的女孩分開的原因,
也聊起我跟我的男人分開的原因。

而這段對話或許,
也是我們有史以來終於有機會搞清楚狀況的澄清大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