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答案

從去年年末,星期一的偏小姐找我寫一篇關於三年來的感想文。

當時我不經思考的問說:「SINK會再開始嗎?」

「不知道阿,很難吧?算上我自己也才兩三個可以寫,要六個。」

「喔,那51的時候跟我說,可以找我。」我用好像是找今晚牌咖的方式回答。

才過了根本沒放心上的兩天,偏就敲我:「51了,說話算話喔!」

「……」




不知不覺要寫第13篇了,代表已經寫了三個月過去了。我並不是想表達歲月有多快,畢竟前面還有寫了兩季的偏小姐在。不過寫SINK代表要每週交出一篇性慾情慾文。每週要面對自己的情慾一次,從中撿出一段適合的片段,然後寫成文字,放上去給大家看。老實說這過程比我想的還糾結,有一點點難搞。

「可是老獅你又不像其他人寫深度文,你只是在放閃啊!」

是沒錯,我老是寫閃文真是對不起了(幫忙帶上墨鏡)。說良心的話比起閃文我更不想在這裡寫些悠悠懷傷、痛徹心肺的文字。有專人負責(誤)。我們已經是喜歡小眾情慾的一群了。傷不起,只不過想要找個適合的懷抱投入而已。

大概是從去年開始,我第一次開始思考能在這個圈子裡,做甚麼樣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比起其他那些早就開始轟轟烈烈的前輩,根本不算個人物。只是我也清楚的感覺到我會因為朋友找到幸福而開心,因為朋友失去良緣而難過,因為朋友受騙受傷而憤慨。這些種種騙不了自己的情緒,促使我必須去找答案。

剛好一個皮繩辦的SM座談會在台南,我就去聽了。

我沒有找到答案,卻找到了小喵。

但我們沒有在會上一見鍾情,我還記得我當時唯一跟小喵說的話是:「來,你點的薄荷奶。」沒有了。沒有交流、沒聊天、更沒有四目相交。因為當時根本直覺認定小喵早以有伴,所以連接近的念頭也不曾有。

後來有是一串有如上天給的選擇題,都是二選一,四五次的分歧選擇點。任何一個點沒有選對,我就會跟女主角在生命中擦身而過,跑不完這條路線,不會再有交集。

以機率來說,我已經是闖過了1/25次方,1/32的好運來到了這裡。

「那我想去找你,讓你打屁股,好嗎?」小喵在FB丟了私訊給我。

我不要。

OMG我為什麼當時會選不要!!!!

在這驚險的一刻,還好接下來的劇情是她硬是撞進了我的懷裡,沒讓我在這裡錯過了她。

所以我不會再放手了(抱緊處理)


我到現在還是沒找到答案,但是有了一起找答案的伴。


「你在SM圈裡,想做一個怎樣的存在?」這是我丟給SINK夥伴的問題。

我的答案是,我想做一個寫手。

把我找答案時路過的沿途風景,一一寫給你們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