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開到荼靡,之四。


2013年,我生日幾天後,
D告訴我他和幾個朋友在喝酒,含糊不清的也沒說清楚是誰,
只問我要不要過去一起喝,
那天我跟一個學長約好吃飯,吃完學長請的生日晚餐,
應他的要求搭車過去。

結果居然是幾個男性長輩,他也沒多解釋,只說是巧合下認識,
但是我坐下來沒五分鐘聽著他一個個介紹,
聽了來頭真是傻眼,
其中一個家世真算顯赫。

父執輩是國民黨高官...來人是最小的兒子,
已過中年,長這麼大歲數從沒工作過。
但是家裏的錢我看是下輩子都花不完呀。
這真是聽來嘖嘖稱奇,台灣這樣的人我想沒有少過,
只是親自見到這樣的人還是覺得特別。

我就只是個普通的市井小民,
闖進了一個意外的場合。

他認D當乾兒子,D家境算很不錯的了,
可是一放在一起比較硬是矮了好大一截。

他們總共跑了三攤酒攤,我喝不多,什麼酒D都幫我擋了下來,
我也才喝了一瓶半玻璃瓶的啤酒跟少少的威士忌。
D因此喝得滿身酒氣煙味,過了十二點,他們解散,
每一攤那人拿出來的都是白花花的現金,
爾後我們到了捷運站附近的夜市,陪著D吃完消夜,
他的乾爹叫了車送他跟我一起回到我朋友家附近。

我朋友家跟他家沒有離太遠,
順路的狀況,安靜的深夜,車子奔馳的速度不算慢,
上車沒多久,他用力握住了我的手。

我們兩個各自沉默,我略為施力想要把手抽開,
但十指交扣的力量很大,
幾次下來,我還是沒有成功。

車上放著叮噹為蘭陵王唱的手掌心,走成功交流道很快,
不到二十分就到了我朋友家附近,他牽著我的手下了車,
走幾分鐘就到了,
路口的警衛室沒有人,我說已經要到了,謝謝他陪我回來。

他沒有鬆開手,帶著醉意的看我。

我回望他,那幾秒內,我想起三年前,他才剛滿二十歲。二十歲的未脫稚氣,
就是個子長得特別高些。一點驕氣都沒有的富二代,
還騎著一台很破爛的摩托車,不過我當時不介意,也從沒有介意過。
畢竟,騎著50c.c也好,開著福斯也罷,他就是他,沒有變過,
又或者,變了又怎樣呢?

我其實經常在第一次逃避之後的日子回想,
我怎麼就是沒有跟他在一起。可是怎樣我都沒有答案。
反正我總是經常做錯誤的決定,用錯誤的無知的想法看待事情。

現在,五年了,認識這個男孩五年,看著他從男孩成為一個男人,
初秋涼爽的風捲著我的薄外套,他像是怕我冷,
空出的手伸了過來攏了攏我的外套的領子,我笑著說謝謝。

第一次見面直到三年後的現在,好像有很多事情可以回憶,
D牽著我的手緩步向前,跨越了那些年,他的克己復禮,
他的有禮謙和,喝醉的他可以拋下這一切,
用力的忽然把我拉進懷裡,
我們就在路邊這樣沉默的擁抱,像是若有似無著什麼,
但是我深深的明白,我們不會在一起。

我們無法在一起。

我沉默的被他擁抱著,繼續想著,三年前他追求我的時候,
他連我的手都不敢牽,不知道是今天實在替我擋了太多酒,
還是因為什麼原因,壯了他的膽。

想著早先他的乾爹眉開眼笑的對我擠眉弄眼,
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帶女孩子來喝酒,
他不反駁的只是幾次搶過乾爹替我斟了半杯的威士忌,
喝的一蹋糊塗。

這樣一個一百八十幾公分高的男人用了力量把我抱緊入懷,
仰著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什麼都沒說,我只是輕輕拍拍他的背,
想起席間他說過明晚是很疼愛他的長輩頭七,下午起床就得去誦經,
許是因為這樣,所以心情沉重吧。

到了這地步,去想什麼都沒有用,尤其更不應該想我跟他之間。

我拍拍他,安慰他不要難過了,他還是用力的抱著我,
我被他抱在胸前,抱了很久,他一直摟著我不動,被他抱著累了我想抽身,
原本靠在他胸膛的我轉過頭看他,他一聲不響吻了我。

威士忌的酒味,下酒菜的氣味,麵線的味道,全都混雜在一起。
三年前他是連我的手都不敢碰的,三年後的今天我們跨了好大一步,
牽手、十指交扣、擁抱、親吻。

我沒有拒絕他的吻,酩酊的他與微醺的我,
斷斷續續的親吻著,舌頭交纏與吸吮,
過去沒有做的事情,今天大概都做全了?
只差沒去開房間吧...

親來親去,抱來抱去,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
因為被親吻跟舔著耳朵而有了反應,
可是我不打算跟他回家,他也不能跟我進我朋友家,
他被動的想要看我的意思,一直慫恿著我說些什麼,
我只是一陣苦笑。

看我的意思是期望我說些什麼呢?
現在如果我們發生了,又會往什麼方向去?
到了這樣的緊要關頭,衝動一點點,我或許就會點頭了,
我能清楚感覺到他的慾望不斷明確的蹭著我,可是為什麼,
還是一副想要我作決定呢?

幾次我想開口直接說,不要猶豫了,你今天不把握這個機會,
我想我們就再也不可能了,可是我還是沒有說,
不說只因為如果我要開口,他才下定決心,
又或者他才開口,這也不是他的本性,也罷。

拖拖拉拉將近凌晨兩點,我動了好幾次,才讓他捨得鬆手放開我。
放手以後還是吻了好幾下。
他轉回牽緊我的手一路送到了朋友家樓下看我上樓。

我站在四樓看見他在一樓庭院駐足到看見我跟他揮手後離開,
我沒有開心也沒有不開心,我們可能做的這一切只是做了一些三年前,
本該做卻沒有做的事,牽手或親吻擁抱,
不願意放我離開的他。不管如何,可能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吧。

等我睡醒,什麼都沒有,也不會改變吧。

可能,只是補上了過去的缺憾,再多的,我們都給不起。

那晚以後,我不說他也不提,
就好似什麼都沒發生。
直到去年9月與今年,我又跟他吃了兩次飯。
看著他面對我,我知道我們終究已經錯身而過,
這段關係,已是荼靡。何需圖迷。
無法貪圖也不必沉迷。

我們早就錯過了。
也許我始終都明白,一切都只是因為不夠喜歡,
因為不夠喜歡,所以我們一再一再地擦身而過,
因為不夠喜歡,所以就算擦身而過又何妨?

每一段每一段、每一年每一年、
好像命運的線把我們扯緊又放開,
我每一次受到拉扯而與他欺近,
就會對他說的每句話產生茫然。

但是我知道,我現在知道了,於是我不茫然的思考,
我很清楚,我們早就錯過了。

就算生命的地圖上有我們密密麻麻交會的痕跡,
就算每一次交會似乎將要掀起巨大的波瀾,
卻又只是一點餘浪的方興未艾。

那些交點都只是命運惡意的、或者是我們雙方惡意的玩笑罷了。

一年又一年、這樣的遊戲遲早會停止不再老調重彈、
我亦不想從那些奇異的繽紛的魔幻的、
那些迷濛的隱諱的低聲的言語中尋求到真相。

當他要做而未做、當我要說而不說;
當我該走卻停留、當他說會在卻轉身就走;
我們早就錯過了。

我們、早就、錯、過、了。

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

當去年他跟我吃飯的時候,第一次看著我,
跟我聊起他其實覺得哪個女孩很不錯,
我知道我們都需要往前進了,
不再這個地方等待我們是否還有機會交會。

我們真實的,面對我們再沒緣分的錯過。
就讓一切過去吧。

---

過去的人才會被寫成故事。現在的人,則是紀錄。
故事跟紀錄的差別到底在哪,
或許是寫字人的心態,不會再發生新事件的過去,
和我正等著,哪個人跟我一起製造的回憶。
只要我不寫,他就永遠只是我的回憶而不是故事,
我跟那個人之間,就不會有結束的心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