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開到荼靡,之一。


有些故事很早就有了開頭,
但什麼時候看到結局你不得而知。
有些故事主角配角很多,
演到最後各種跑龍套的都出現了,
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看到故事的盡頭。

驀然的,日子一天一天過下去,有一天你就知道,
故事的結局就停在那裏。

那個時候,你會忽然想要寫一個故事,
紀錄那個不斷錯過的你和他之間。
那些因為一再的錯落,讓你們之間終究無法結果的荼靡。

---

2008年,D還只是個孩子,年方十七,一個高中生,
認識他的時候,只覺得真是個屁孩,
除了這樣的印象沒有別的,那時候我還跟T在一起,
跟T交往的自己把T當做了神祉,
除了他以外我斷絕跟所有異性的交談,
每天交談的異性對象除了T頂多就是便利商店店員。

那種愛情的迷魅也許一輩子經過一次就夠了,
人始終沒有辦法一生中不斷用盡力氣喪心病狂的愛人。

直到我反覆跟T吵架的那之後,
那是2010年,Sink S2開始,
新年第一天我就跟T大吵到分手。

回到家裏還崩潰的把日記亂寫一通,
搞的妞和拜司憂心忡忡,覺得自己把重責大任交給了我,
我卻在新一季的第一篇寫了莫名其妙的東西,
只是打了個招呼就隨便交差。

畢竟當時我是被他們拱上來的,連他們都很擔心收視率問題,
直到後來我才好了一點,寫的東西他們都很放心。

一切都只因為,新年第一天,我的2010就過的很糟糕。

而2010年,D即將滿20歲,
他對我來說仍是個孩子,比起三年前終究長了幾歲,
命運在我逃避情傷的時候把我跟他連在了一起。

因為逃避情傷我躲進了遊戲的世界,在那裏認識了Left,
也是同一時間我跟他變熟,
很正常的聊著遊戲打王攻略或是各副本進度;
他推薦了我幾間他覺得打電動很好的網咖,
某一天我閒著沒事去了,
就這麼剛好的他就坐在我背後的位子。

他上線以後,對我發送訊息。

D悄悄的對你說:偏執狂,你是不是坐在XX號的位子...

我下意識轉頭,沒有約好,我們就這樣在網咖遇見了。

那個時候我也剛用臉書沒有多久,
臉書上也沒有本人的照片,
只放了背影的頭髮,憑著那頭髮,他也實實的把我指認出來。
或許,也是看到遊戲畫面的關係,
不管怎樣,沒有約好就這樣相遇,
這樣的巧合下巧遇其實我跟他都很驚喜,
他馬上換了位子過來我身邊一起打電動。

有共通話題,就算是第一次見面也不生疏,
那時候還是該遊戲最盛榮光的時期,
打副本解任務就算怎麼循環都不會累,
我跟他兩個人就這樣待在網咖五六個小時,
直到晚上我要離開,D問我要不要一起晚餐。

想了想點點頭,他便騎著他的小50載我穿梭在車陣中,
一路騎往他家附近,帶我去吃了間很好吃的壽喜燒,
進食的過程也有說有笑的,最後吃飽,
他也堅持用他的小機車送我回去。

這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雖然完全就是意外,但卻是個非常有趣的經驗。

因為見過面了,我跟他聊天變的更頻繁,
甚至會天天講電話,電話內容也沒什麼,
那時候重考的D考上了等放榜,
偶爾會跟我討論想要填哪間學校,
也會開始問我什麼時候還有空見面,
有空的時候我們就會很宅的約出去打電動,打完再去吃飯,
他再送我回家。
有次他問我:

『偏,你在學校應該很多人追吧?』

「你怎麼會這樣覺得?」

『因為我覺得你很有趣,很好笑,這樣的個性很棒。』

「你太看得起我了。沒這回事唷。」

對話不了了之,我們依然維持著朋友關係見面吃飯打電動,
我也持續在那幾個月跟Left見面過夜,
到了暑假,妞有空回台,我吵著要跟妞吃飯,
D知道了也想跟,因為妞也玩過那個遊戲,
問了妞的意思,我就帶著他跟妞見面。

出門的那時候南京東路不知道為什麼的大塞車,
我在公車上發呆,邊擔心我會遲到,
D原本已經到了我們約好的地點,
知道我塞在那還有一大段距離,卻趕著過來接我。

『我覺得遲到不好,而且跟會長見面怎麼可以遲到?』

站在路邊,身高很高的男孩靠著他小小的50c.c.機車,
邊把安全帽遞給我,他特地過來接我的態度讓我內心有種異樣感。
我當下不能確定他對我有沒有什麼,因為我們就是像朋友一樣的相處,
我馬上要自己不要多心,就當他有車比較方便而已。

「那不就真謝謝你囉。」

從南京林森路口一路到捷運大安站,終於可以坐下來吃飯,
我們三個宅宅的話題始終不離那個當時盛世的遊戲,
一邊吃一邊聊著更新內容或者最新消息,我跟妞坐在一起,
D坐在我們對面,靠近走道,拿什麼都方便。

一頓飯吃下來,因為D也去過大馬,所以跟妞除了遊戲也能聊上幾句別的。
時間很快過去,風塵僕僕回台的桃莉絲妞小姐,
趕著去下一場原本也邀請我去的攤,
但是宅宅如我約好了打團,
就跟D一起回到那間網咖下副本去了。

妞過幾天後在MSN問我:

『欸偏。妳感覺D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吃飯的時候我看得出來他很喜歡妳。』

「...是嗎?」

遲鈍如我,就算有了那股異樣感依舊沒有多想,
多想對自己並沒有好處,
但是妞的說法讓我開始去推敲每一句他說過的話,
D是個很有禮貌的小孩,
我們每次見面他從不會多跟我肢體接觸,
但是照顧的十分周到,我是個膚淺的女人,
對我來說有意思就是會肢體接觸,
所以只要一個人不碰我,
我就會自動歸類他對我沒有興趣,只把我當朋友。

D的有禮謹慎,
對我來說就像只是朋友所以自然的保持距離,
我跟D,在那一年,一根手指都沒有碰到過。

「我不想要胡思亂想隨便假設別人喜歡我。」

我說,卻不是很肯定的,小心翼翼的再問一次:

「妳真的覺得他喜歡我?」

『很明顯吧?』我彷彿可以看到妞在遙遠海的彼端,
那總是夏天的國家皺眉以後笑著打字,
『他看著妳,就像T很喜歡妳時的眼神。
妳要什麼他都第一個站起來去拿,
不管我們聊什麼,就算他很有禮貌的回應我,
他的眼神,都只落在妳身上。』

「...嗯...但是他小我四歲呢。所以...」

我印象中我只回了妞這句話,我說,因為D小我四歲。
我其實一直到現在,都無法接受比自己小太多的男生,
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比我小,更何況當時還很年輕的我,
對於那四歲,就像一個巨大的鴻溝一樣。

更甚者,終於分發上一間好學校的D,
還沒開學,或許我只是他一時消遣的對象也未可知,
各種奇妙的心思,讓我沒有辦法讓他隨便的跟我拉近距離。

我開始在每次見面都試圖表現的像是一個姐姐。

又有一次,照舊在網咖打團,我的朋友有空來找我,
也坐在旁邊開始玩遊戲,D有禮貌的打了招呼以後,
聽著我跟朋友交談也不插嘴,只是默默的幫我打怪,
離開前他忽然交代我到家跟他報平安,
忽然的,我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
像是撕開了一道口,換他變得不一樣。

他開始不安於繼續站在那個位子,
那天晚上回家講了很久的電話。

睡著前嘟囔著,含糊不清的聲音,
我聽見D對我告白。

而我匆匆的掛了電話。

『偏,我很喜歡妳,妳應該知道吧?妳知道嗎?』

我想我知道,但是,我只是笑著安撫他睡,
掛電話前他還喃喃的反覆問我明早需不需要他叫我起床,
我說不用,按下了紅鍵,
我始終不知道我為什麼如此,在我心中,有各種跨不過去的檻。

四歲,現在的我會說四歲又怎樣,
但是四歲,為什麼在那時候,四歲的差距會如此的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