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LOVE AND TOUCH AND DEATH REWIND

  愛,你會得到它的,女孩。

純真離開了它的房間,但我們還在,縱使我們被無所不在的陽光割得遍體鱗傷,每一個小孩最後都會離開黑夜的羊水,戴上眼鏡,鼓起肌肉。那是份辛勞的工作吧,像微笑著聆聽走音的小提琴,承受他人的輕蔑和寫出些什麼東西。每道屬於你的陽光的故事,都會冷卻,滾燙的玻璃將要扭曲成天鵝的頸子,不會燙傷任何人的模樣,而我不是在說什麼無可奈何的衰敗,FUCK THAT,女孩,你會得到它的,會有某個人願意打開它的耳朵與靈魂的。

愛,你會得到它的,女孩。

你會有很多時間去討厭一隻貓的,一隻完全屬於你的貓。我不曾擁有過這樣的貓,我也不曾想像過,有一天我最愛的書被一隻完全屬於我的貓抓爛的時候,我和它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寬恕像是一座車子那麼大的黃銅鎖,我能強壯到足以舉起寬恕嗎?寬恕是多麼冰冷,但那不會讓我們走向自焚,照亮別人的對嗎。某一天當這世界令你憤怒得想燒了房子,燒了所有你曾經鍾愛萬分的書本的時候,你會聽見貓兒飢餓的嬌聲。我希望某個人現在就可以給你一個貓罐頭,將來你想放火的時候,打開它,你會回憶起一些塵封的祝福。不會全是傷害的。

愛,你會得到它的,女孩。

會有某個人愛你的身體就像愛一座森林那樣,他會在森林裡呼吸,會用生長般的速度,用他佈滿傷痕的手指,撫摸你靈魂裡的每一道年輪。別害怕,他會說,笨拙的散步和醜陋的瘢痕,那也是我的一部分,我願意花費我的時間,清理你一地凋零的落葉與果實,他會說,見到我來了,你願意為我起風嗎?你的理智令我害怕,像是森林裡的冰涼的小河,裡面滿是水蛭。別害怕我,別害怕我的陰莖,他說,但也請別割下它,拋進河裡。和我一起做日光浴,我會讓所有的河畔的人見到你的美。

愛,你會得到它的,女孩。

所有的自棄、所有的傷害最終都可以用一首歌燒得熔化。它們會滾入金黃的鐵汁裡,變成美麗的樣子,變成一匹鬃毛鬣鬣的奔馬,哪兒也不會去的。愛你的人會和你在這匹奔馬的雕像下互相擁抱,甜蜜的一同發狂,她將會充滿愛意的啃咬著你的頸項,用朗讀的速度咬囁你圓潤的指節。她會用手指沾上你的愛液,嗅吸你的氣味,最後用愛液為那匹奔馬畫上一顆你忘了鑄煉的眼淚。那個女人會用繩子捆綁住你的身體,為你編造命運,你的高潮將像最後一首歌那樣長,所有用他們的一生來傷害你的人在歌曲靜止的時候都將感覺徒勞。



傷害,它有一天會發黃風化的,老小姐。

有一天你會老到,足以用慵懶面對這一切的。一個女人會活得比她的貓還長久,比她的男人還長久,那時候,你一天也許得睡上十幾個小時。所有的詩經歷了一場人生的遠行之後都會搭乘著明信片回到你的信箱,「還是你最好」,所有的詩都是這樣寫的。如果那時你正被擁抱,想把它們拒諸門外的話,只要別理郵差先生就可以了。生存在這個國家,是自由的對吧?是想和哪個漂亮小夥子熱烈的擁抱一場都沒問題的對吧?老女人也一樣的對吧?

「就像一朵花無從選擇自己的顏色,我們也無從為自己的天性將要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而負責。了解這點你就自由了,而變成一個大人,就是變得自由。」

——《慾謀》,朴贊郁

噢,我們總是有個選擇的。我們總是有一把左輪的。

對每一個流血的人都如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