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Manners Maketh Men————金牌特務片中的性別氣質建構

  《金牌特務》是部掌握了時代(或者說,市場)的電影,在觀賞的樂趣和對市場的掌握上,這部電影也許不下於昆老的《Pulp Fiction》(附帶一提,我也很好奇昆老對這部電影的評價)。這部電影擅長將各種老梗、刻板印象各種符號化為玩弄的對象、再生產的機制,其中當然包括性別、階級,誠如哈利哈特所說:禮儀成就男人、一個紳士不在乎他的出身(當然,是階級)。

這或許也是第一次,性別的流動性以一種最簡單、最常識的詞彙被表現出來。《金》片中的男性描述並建構自我認同的方式,不再是將生理的特徵內化和絕對化,取而代之的,被內化的是一套語言、一套服裝、一套規則:一座符號系統。

「Manners Maketh Men」,這句話在現實生活中的版本正是「Manners Maketh Women」:當個好女孩、別讓家族蒙羞、穿著打扮美麗高雅、以及別有太多的性經驗,而且也唯有認同了這套符號的人,才可能被認作「正常人」。《金》片中建構男性特質的方式,和過去社會用以建構女性典型的方式其實沒有區別。換句話說,歷史上用以描述女人的偏狹方式,在《金》片中也用來塑造偏狹的男人,並且具有相同的社會功能:將一名男性由工作階級出身的小混混,轉變為一個具有名門氣質的「紳士」。也唯有當一個人學會了合宜的舉止(換言之,成功表演出階級的或性別的符號)的時候,才會是一位「男人」。

或許性別在《金》片中的流動性,正是本片一再上演父親死亡的意象的緣故,一個故事由父親的死亡展開,而由另一位父親的倒地(象徵上的死亡)結束。在《金》片中,藉由交換女性來確立性別的古典機制所佔據的地位,並不比藉由父親之死所交換的更多。加拉哈德,正是一位帶有父親歷史、以及舊世代(現代?)經濟和文化資本的角色。相對於網路一夕致富,缺乏歷史傳承與文化底蘊之後現代富豪,所謂「紳士」即是布爾喬亞階級,是前現代社會挾地產而模仿貴族以圖政治權力之人,是具有家產與文化底蘊(所謂「老錢」)之人。正是他所象徵的一切,使他的死亡產生了龐大的故事動能,使那股「男子性」的傳承顯得合情合理————合理到沒有任何觀眾對一位小混混在脫下板裝、換上西裝後,典雅含蓄的英文便能琅琅上口產生質疑。

所謂的男子性並不是與生俱來,而是藉由父親之死來進行伊底帕斯式的強化,具有父性的角色每一次的死亡,都是男子氣概又一次的建構、重生與強化。本片一位與伊格西對照的反派,正是一位永遠無法離開父親庇蔭獨立的Kingsman選拔者。所謂「父親」在這套父系的經濟體系內,就像是不斷被交易出去的貨幣一般,而每一次的弒父,都將為伊格西帶來一些更接近「紳士」、「MEN」的符號————西裝、槍械、機關道具、和女人。

「西裝是現代的盔甲,而一位紳士就是現代的騎士」,誠如加拉哈德所言,但一位騎士在現代不斷被強調需要熟習的禮節,似乎在本片中也只剩下對時尚單品的掌握。「牛津鞋不是雕花鞋」,這句暗號不斷被畫面強調,而具體的訓練如跑步、操作槍械、接受軍事訓練的規訓細節反而被省略。在金士曼裁縫室的更衣室中加拉哈德一再催促伊格西試穿牛津鞋,彷彿穿上了西裝、掌握了談吐比觸摸武器更加重要————事實上西裝和鞋履也是需要被內化的符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