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Adventure in alley.




因為最近沉迷街頭佔點遊戲ingress,
抓著手機在巷弄中穿梭遊走時,
走過了那些狹長的、細窄的、寬廣的,可以兩人並肩通過的巷子,
想起了一段往事。

我曾經有一陣非常迷戀一個男孩子,
他笑起來雙眼皮的摺度雖然不是我見過最勾人的那種,
我卻深深的被他的笑眼迷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自己單眼皮,
所以我向來喜歡有著深厚眼摺的雙眼皮男子,
來往過的對象甚至交往的男朋友跟主人也幾乎都是有著深邃雙眼皮的男人。

雙眼皮幾乎成為我的擇偶標準之一,
他戴著眼鏡,看著我笑的時候,眼睛就像會說話。
言情小說般形容女主角美麗眼睛的詞語,
都可以用在他身上。

他不是什麼現下流行的花美男,我從不喜歡那種奶油小生,
斯文的他蓄的鬍髭整理得好看,嘴角總是上揚;
那雙一微笑就泛著桃花的眼光,
也許讓很多女人都曾因此迷上他。
身邊有這樣的男人,當他走在路上自信滿滿的微笑著轉頭看我,
對我伸出手等待我牽上,
要說一點都不虛榮肯定是騙人的。

--

那次我與他相約在週末的傍晚,但是從一見到面他就開始調戲我。
速食店裡都是些小高中男生,要期中考了,
K書中心以外,就是這裏能夠不限時間的賴著,
那群小男孩個個拿著教科書交頭接耳討論考題,
坐在不遠處的我跟他一人一杯飲料,我手上還拿著漢堡;
他卻毫不避諱也不在乎的撫摸我,
最後直接把性器掏出來磨蹭我空出的另一個手心。

我當下震驚於他的大膽,他只是噙著笑意,
興奮的液體幾乎在我的手中蓄積成一座小池塘,
磨到我緊繃到像是弓弦,理智卻無影無蹤,
被他頓時散發的慾望牽著鼻子走。

我將點餐草草吃完拉著他就往外走,
琢磨著想找一個地方可以做些什麼事,
他笑笑地跟著我在街頭穿梭,腫脹的、引人犯罪的源頭持續昂揚,
我覺得自己單方面被他挑起慾望,很執著地想要找到一個地方。

我想要。 我被他撩撥的只想要他。

但是我們不打算去旅館,基於各種原因開始了一場街頭冒險,
我想要找到一個夠暗的地方,
我一直喜歡暗巷,喜歡被強硬、強迫的命令。
作些自己其實迫不亟待早就渴求的事。

天色暗得很快,我也終於找到一條外頭停滿車的窄巷,
我沒有多想的走進去而他隨後跟進,
在那狹窄黑暗的巷弄可以清楚聽見,
人來人往的腳步聲與走來牽車暫停的聲響。

我們看不見彼此的臉,
只能用呼吸來判斷對方的嘴唇在哪,緩緩靠近,深深親吻,
他邊咬住我的舌,邊不客氣的抓住我的手穿進他的長褲,
我手上他的分泌未乾,握住他的碩大就不捨放開。
吻了一陣子我就蹲跪下來,絲毫不在乎巷弄的地上髒不髒,
因為那根本不是重點。

將分身含入口中,緩慢的開始吸吮,
我幾乎無法聽見其他的聲音,我的心思只在面前,
一片漆黑中能感覺得到的那個人身上。

儘管黑暗的看不見我的臉,我卻可以因為蹲低的關係,
抬起頭能看見巷弄出口些微的光線映照在他的臉上,
他也進入了情慾的模式,瞇細了好看的眼睛,專注的想看清楚我;
而我舔他舔到覺得自己完全無法顧及任何事物,
發出的嘖嘖聲還被他噓聲示意,
邊這麼表達要我安靜的態度卻抓緊我的頭深喉我。

舌尖反覆舔過脹大發硬的頂端,
濕潤帶鹹的氣味爬滿了我的舌面,
止不住的慾望不停流竄在這個狹長的空間;
感到自己被使用所有能被使用之處、不論何時、何地;
像是更接近這個想法一大步。

我閉上眼專心的讓喉嚨承受那些他深入的突刺,
咽喉反射的抵抗導致的流淚與乾嘔都像是賞賜,
每一次都讓我感到更加喜悅,
因為這就是我希冀降臨在自己身上的。

當他終於放開我的嘴,我被他拉起身,
單手扯下我的褲子要我背對他翹高臀部,
我感覺到自己的濕潤已經無需他任何的碰觸,
早已經隨時準備好想要被進入,
春潮氾濫的隨著他的蹭弄,股間與大腿都是。

但拉扯動作的時候,我因此被推向巷子的中心,
巷子裏頭的感應燈,忽然整個大亮了起來。

我因此清楚看見巷子的另一頭流動的人群,
我絲毫不敢移動半分,只希望燈快點熄滅,
但是他反而因為燈亮的關係進入了我。
緊張感流竄在我的四肢,咬著唇聽見他提醒我不能出聲,
燈亮起的瞬間我差點停止呼吸。
以為要被看見了的感受撞擊進我的心,
導致我強烈的收縮,緊緊的包覆住他。

這種隨時會被人發現的刺激與羞辱感,
排山倒海的侵蝕著我,
也帶來比起平時更無法比擬的高潮,我摀住自己的嘴,
不讓自己發出任何可能被外頭的行人聽見的聲音,
剩下能做的只有全身顫抖的往後靠向他胸懷,迎合他的律動,
聽見他自己也忍在唇間的喘息。

事後他抱怨了幾次太暗看不見我淫蕩的臉,
但我卻覺得暗的剛好,因為那樣的黑暗反而讓我感受到,
自己在那當下是多麼沉溺於對他與夢想成真的渴望。

帶著滿臉他的味道跟嘴裡精液的餘韻與他說再見的時候--
我想我從此就迷上了這樣的冒險,也明白探險對情慾的必要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